首頁 > 信息動態 > 學術前沿

追蹤民間故事 建構故事學體系

來源:《民族文學研究》2019年第2期       發布時間:2019/5/23 11:54:01

——劉守華民間故事研究評述

  如果從1956年在《民間文學》雜志上發表《慎重地對待民間故事的整理編寫工作》這篇文章算起,劉守華在民間故事研究領域已辛勤耕耘了六十多年。他從各個側面對中國各族人民群眾創造傳承的民間故事這一百科全書式的藝術寶藏進行研究開發,在故事學理論和學術史研究等方面成果豐碩,先后出版了《中國民間童話概說》《故事學綱要》《比較故事學》《中國民間故事史》等十多部故事研究專著,撰寫了《中國民間故事結構形態論析》《世紀之交的中國民間故事學》《一個多民族傳承的故事類型之比較》等兩百多篇故事研究論文,為中國民間故事學的發展做出了開創性的貢獻。

  一理論探究與學科建構

  劉守華是一位具有很強學科意識與開拓精神的學者,在中國故事學領域具有多方面的開創性成果,為構建中國民間故事學術體系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一)拓展民間童話研究新領域

  民間童話是以少年兒童作為主要對象,富有幻想性與趣味性的民間故事,是具有世界性的一種口頭語言藝術。劉守華研究故事就是從民間童話開始的。早在20世紀50年代中期,他在大學時代最大的課余愛好就是收集各種民間故事和民間童話的小冊子,并選擇了民間童話作為研究方向。1956年,他完成了一篇四五萬字的關于童話研究的文稿。在此基礎上,他一邊學習相關理論,一邊充實修改這篇文稿,并陸續將其中部分內容整理成單篇論文在學術刊物上公開發表。1982年,他對這部起筆于二十多年前的文稿作了進一步的擴展與修改,六易其稿,由早先幾萬字的論文擴充到二十余萬字的書稿,1985年,這部名為《中國民間童話概說》的著作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

  在這部著作中,劉守華廣泛吸取前人成果,在中外現代學術史上一批著名學者的相關研究基礎上,較為全面地探討了中國民間童話的具體形態、藝術特征以及童話發展、搜集整理與創作的諸多問題,第一次對民間童話的范圍與分類作了詳實可信的論述;闡述我國不同時代不同民族之間民間童話相互影響的原因與途徑,從而指出了中國民間童話不同的民族特色,使其具有了區別于前人研究的原創性意義。他還選取中國各民族的53個民間童話代表作進行分類分析,既闡釋思想特點,又分析藝術特征,深入淺出。這部著作出版后,立即得到國內外學術界的關注和高度評價。先后有多種報刊相繼發表評介文章予以肯定。認為它標志著“我國第一部全面系統論述中國各族民間童話的思想和藝術、探討童話藝術發展史及其民族特色的專著”產生。香港《文匯報》于1986年5月11日刊出的海外著名民間文藝學家譚達先的《喜讀〈中國民間童話概說〉》一文認為,此書“是當代中國童話研究領域中的最新成果。它研究的觀點新、資料新、方法新,建立了獨創性的民間童話科學的新體系?梢哉f,在促進當代中國民間童話理論科學的發展上,作出了重要的貢獻!庇捎谶@部書對中國民間文學研究具有開創意義,建立了民間童話科學的新體系,1995年獲得國家教委主辦的全國高校首屆人文社科研究優秀成果二等獎。

  (二)努力建構中國比較故事學

  比較研究是人文科學的基本研究方法之一,季羨林指出:“在國與國之間,洲與洲之間,最早流傳而且始終流傳的幾乎都是來源于民間的寓言、童話和小故事!瓫]有比較文學,則民間文學的研究將流于表面,趨于片面。沒有民間文學,則比較文學研究的內容也將受到限制。如果把二者結合起來,再加上我們豐富的古典文學和少數民族文學,這兩方面的研究成果必將光輝燦爛,開辟一個新的天地!泵耖g故事比較研究既包括國與國、民族與民族之間的故事異同之比較,也包括故事形態的歷史演進之比較,它能在廣闊的時空背景上更深刻地揭示故事藝術的特點和規律。比較研究是劉守華在改革開放初期萌生、20世紀80年代傾力經營與建構民間故事學的一個學術起點。

  1979年,劉守華的《一組民間童話的比較研究》在《民間文學》第9期刊發,同年,創刊不久的《新華文摘》第11期全文轉載。這篇論文標志著他在故事學研究方面的一個新發展,即有意識地嘗試從方法論層面去深化故事學研究,思考故事學體系的宏大建構。他曾經這樣滿懷激情地展望比較研究的前景:“進行中外民間文學的比較研究是十分有意義的,目前更為近切的是對我國各兄弟民族的民間文學作系統的比較研究。在此基礎上,建立中國學派的比較民間文藝學(包括比較神話學、比較歌謠學、比較故事學等),比較研究的天地是十分廣闊的!庇纱,他開始探索民間故事的比較研究方法,建構比較故事學學科,在這方面發表論文25篇,這些文章發表后受到國內外學術界的廣泛關注,半數被轉載、引述和評介,6篇被選入中英文版的比較文學論集之中。

  1986年,劉守華的第一部運用比較方法研究民間故事的著作《民間故事的比較研究》由著名民間文藝學家賈芝作序、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出版。這部論著以開闊的比較視野從單一類型的比較,到整體性的文化系統之間相近類型的民間故事的宏觀比較,積極學習和借鑒西方人類學、民俗學及比較文學的方法與成果,對中國民間故事與日本、印度、阿拉伯等民族與地區的民間故事的影響或特色之異同性作了多側面論析,其比較范圍廣博、比較方法運用靈活。這部著作原創意義在于學術視野的擴大與方法的突破,以及對此后建立比較故事學體系的奠基性貢獻。此書出版后,得到了學界的一致好評,專門就此發表的評論有《劉守華〈民間故事的比較研究〉淺介》《多側面運用比較方法的嘗試———讀劉守華〈民間故事的比較研究〉》《探索者的足音———評劉守華近年來的民間故事比較研究》《走向綜合的思考———評劉守華的〈民間故事的比較研究〉》和《世界故事圈里的探寶者———劉守華教授及其比較故事學研究》12等,該著還榮獲我國首屆比較文學圖書獎二等獎,這表明了學術界對它的充分肯定。

  1995年,劉守華《比較故事學》一書出版。他曾談到撰述此書的意旨,在于借鑒西方比較故事學的理論,建立有中國特色的比較故事學理論體系,促進中西方故事研究的相互交流和共同發展,通過民間故事這個窗口,探尋世界文化變遷的潛在律則與人類心靈深處的奧秘。它是對前一本書的拓展與深化,全書共分上、下兩編。上編為比較故事學的基本理論與方法,全面而深入地梳理世界比較故事學的歷史與學派,充分肯定鐘敬文、顧頡剛、季羨林、丁乃通等人對中國比較故事學作出的突出貢獻,梳理了比較故事學在中國的發展軌跡,嚴謹而科學地提出建構中國比較故事學的初步構想,倡導多側面系統而深入地開展民間故事的比較研究。下編則是運用上編提出的理論原則來具體審視中國民間故事與日本、印度、阿拉伯、意大利等民族、國家和地區的民間故事之間的異同及相關性,對不同民族文化、區域文化、宗教文化影響下的民間故事作具體比較,立足中國民間故事,對在世界范圍內有廣泛影響的多個故事類型進行探討。上下兩編構成了較為完整的比較故事學理論建構與微觀研究相統一的整體。

  這部著作的意義在于:一方面,在當代比較文學的科學殿堂上,以一種達觀、開放的學術精神拓展了比較文學的研究方法與領域,通過富有說服力的多民族之間的民間故事比較研究,支持了中國比較文學界關于比較文學內涵的理論;另一方面,吸取西方比較故事學理論,結合中國民間故事研究具體實際,為系統、科學地建構中國特色比較故事學理論體系做了新的拓展。為此,以樂黛云為代表的中國比較文學學者認為:“新時期在比較故事學方面投入最多、成果最多、影響最大的,當推劉守華教授!2001年這部著作榮獲“中國民間文藝山花獎·學術著作一等獎”。

  (三)探索民間故事文化學

  劉守華廣泛吸收文化人類學、民俗學、宗教學、比較文學等學科的研究方法,探索性地運用于中國民間故事研究中,既剖析民間故事的“母題”和“類型”,又注重發掘其被形式所遮蔽的民族文化底蘊;既研究宗教中的民間故事運用和民間故事之中的宗教文化因子,又重視挖掘民間故事與宗教文化的深層聯系;既分析民間故事傳承人及其故事的“思想”和“藝術”特點,又重視社會歷史文化對作品及其創作和傳承者的巨大影響。他努力開掘民間故事與社會文化之間的深層關系,開創了民間故事研究的文化學范式。

  其一,探索民間故事類型流變與社會歷史文化的關系。20世紀80年代的民間故事比較研究,受西方民俗學的歷史地理比較研究方法影響較大,更多著眼于具體作品的微觀比較和不同文化體系影響的宏觀考察。但由于西方民俗學把民間故事只看作是民俗的衍生物,而非獨立的口頭語言藝術作品,因而傳統的民間故事比較研究較多關注和研究民間故事類型的形式比較。但劉守華借鑒西方民俗學和人類學的相關學派理論,吸取和改進芬蘭學派的歷史地理方法,在深入考察民間故事形式與內容的基礎上,交叉運用多種方法,即運用母題與類型分析方法對民間故事開展跨國、跨民族和跨學科的比較研究,以揭示跨文化體系的不同國家、民族之間民間故事的類同與變異;同時運用文化人類學方法,找出民間故事和其他相關文化事象的區別與聯系,進而從理論上闡明造成這些故事異同的歷史文化根源,探求民間故事在歷時與共時的文化背景上產生、流傳、演變的規律,揭示其特定的文化內涵與文化價值。比如他最初寫作的一組總題為《一個著名故事的生活史探索》的文章,對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淌來兒”故事、“蛇郎”故事、“求好運”故事等類型的“生活史”的追蹤研究,不僅使他跨入了民間故事的比較研究乃至比較文學研究的殿堂,更重要的是使他的故事研究登上了一個新的臺階———民間故事的文化學研究。20世紀末他主持了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點項目“中國民間故事類型與傳承研究”,出版了《中國民間故事類型研究》一書。課題選擇和歸納了60個常見的中國故事類型加以剖析,以全面體現他對故事類型研究“本土化”的學術理念和重視文化背景與價值評判的特征。他強調,中國民間口頭文學的文化根脈可以從中華傳統文化寶庫深處探求。有學者認為:“以劉守華為首的故事學家們所從事的‘中國民間故事類型研究’,是在確認了既定故事類型的基礎上,盡可能地充分掌握該類型的所有文本及既有研究成果,然后,(1)描述該類型的形態特征;(2)回顧該類型的既有研究狀況;(3)對該類型的歷時傳承和空間傳播進行歷史地理學的復原與描述;(4)運用多種理論和方法(如人類學派故事理論、神話原型理論、精神分析學說等),盡可能地對情節及母題的文化內涵加以闡釋;(5)在可能的情況下,對故事的演述狀況和傳承語境進行描述和說明;(6)如果需要,還可從文藝學的角度進行美學分析。這是一種行之有效的、典型的中國式、全景式的關于故事類型的文化研究,我們可以稱之為‘故事文化學’!

  其二,探索民間故事與宗教文化的內在聯系。宗教和民間文學都是民間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們特質不同而又密切相關。劉守華多年來持續進行宗教與民間文化關系的研究,其中道教與民間文學、佛教與民間文學的關系研究更是他傾力以赴的。這既是開拓一個尚無人涉足的新的學術天地,也是對民間故事民族文化內涵的深入開掘。1982年,他發表《道教與中國民間的故事傳說》,開始致力于道教文化和中國民間敘事關聯的探求。為此,他曾七次前往武當山這一湖北道教勝地搜集以張三豐傳說為主體的武當故事傳說,并擔任湖北省道教學術研究會副會長。經數年耕耘撰寫成《道教與中國民間文學》先于1991年在臺北出版繁體字版,后于2008年在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推出簡體字增訂版,隨后獲教育部高校人文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佛教雖說由印度傳入中國,但其對中國民間文學具有深遠影響。中國有眾多民間故事即脫胎于佛經故事之中。劉守華先從《經律異相》這部佛經故事總集入手,撰寫成《從〈經律異相〉看佛經故事對中國民間故事的滲透》刊發于《佛學研究》獲得好評。隨后用幾年時間通讀《大藏經》,搜尋相關故事,并同中國活態民間故事進行細致比較,完成涵蓋17篇論文的專著《佛經故事與中國民間故事演變》一書,于2012年由上海古籍出版社推出。以上兩個項目屬于比較文學研究中跨學科比較,它們是中國民間故事史研究的兩個側翼,突出展現其民間故事研究朝向更寬廣更深文化維度拓展的力度。

  其三,探索民間故事傳承與社會生活文化背景的關系。受中國傳統文藝理論的影響,改革開放前,我國對民間文學作品的分析慣常采用簡單分析思想內容和藝術特色的方法。從1980年代中期開始,劉守華就密切關注民間故事及傳承人的形成與其社會生活環境和歷史文化背景之間的關系,重點對其中的文化內涵進行考察和研究。圍繞著故事家的成長和故事村形成的諸多文化因素,先后發表了《文化背景與故事傳承——對32位民間故事講述家的綜合考察》《中國鄂西北的民間故事村伍家溝》《湖北“故事村”里傳承的梁祝傳說》《故事村與民間故事保護》《清江流域的女故事家孫家香》《漢族杰出的民間故事家劉德培》等多篇論文,對民間藝人(故事家、歌手)成長和故事村形成的社會文化背景展開深入研究,將故事及故事家的研究置于特殊的歷史時期和文化背景下分析。

  這一時期,劉守華在堅持中國學術文化傳統基礎上,充分吸取現代國際民間文藝學和比較文學成果及方法,既不閉關保守,也不盲目西化,其故事研究的文化學術視野得到更進一步的擴展,為下一時期的突破性研究作好了充分的準備。正如劉錫誠評價的那樣:“他的學術視野不斷擴大,研究方法逐漸從單一到多元綜合,從地理歷史研究法,到把類型研究與功能研究、意義研究結合起來,從跨國跨民族的比較研究到跨文化研究,從文本研究到歷時的、共時的、多側面的比較研究,再到結構形態研究……一言以蔽之,文化研究的介入,不僅打破了他的民間故事研究的單一的文藝學研究,也打破了西方來源和背景的類型研究的困局!薄皬奈膶W研究到文化研究,可以視為劉守華故事研究的一個轉折!

  (四)建構中國民間故事學體系

  上世紀80年代前,劉守華致力于民間童話的研究,奠定了其故事學研究的堅實基礎。上世紀80年代,他把研究重心轉到對民間故事作跨國跨民族跨學科的比較研究,注重建立中國的民間故事學體系。1985年,應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在北京創辦的中國民間文學刊授大學之約,撰寫故事學教材《故事學綱要》,后又用三年時間修改充實完成了一部二十萬字的著作《故事學綱要》,由華中師范大學出版社于1988年正式出版,這是我國第一部民間故事學的專門著作。他對國內外故事學進展作了較為全面的綜合概括,在宏觀考察的基礎上,建構了中國民間故事學的整體框架,初步形成了自己的理論體系。1990年版《武漢年鑒》把這部著作作為武漢地區近年出版的優秀學術著作予以介紹。譚達先在《民間文學論壇》1992年第2期上發表的長篇評論中,認為此書“具有較高的學術質素和較廣的容量,因此它也就成了當代中國故事學的第一本專著”,特別稱道這本書“綱舉目張,從多方面多角度進行論析”,“體系具有創造性、啟迪性”。

  為了深入研究中國民間故事,劉守華開始了又一旨在完善中國故事學體系的重大課題研究———“中國民間故事史的研究”。經過8年的苦心研究,67萬字的學術巨著《中國民間故事史》由湖北教育出版社1999年出版。全書分別論述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及20世紀中國民間故事,以及佛教、道教文化與中國民間故事的交融。他在上下幾千年的時空背景上對浩繁的材料作微觀的精細考察,對口頭敘事文學的傳承演變脈絡作宏觀梳理。在進行歷史構建的研究中,引錄故事盡可能取自最佳版本,并將它們與現今存活的口頭敘述形態進行比較對照,采取縱橫交織、古今貫通的框架來立論。以歷代具有代表性的故事文本為線索作斷代的縱向演繹,以佛、道文化對故事的滲透影響為專題作橫向剖析,譯解和評述力求切合它們作為口頭敘事作品在一定民俗文化環境中的真實涵義,基本實現了對民間口頭敘事傳承本來風貌的復原。研究方法上,該著在堅持歷史唯物論和辯證唯物論的同時,將現代民間文藝學中常見的母題、類型研究法和歷史地理比較研究法融合貫通,緊密聯系故事構成演變的歷史文化背景和傳承者的文化心態,探求其實際的文化內涵及社會象征意義,注重發掘被形式所遮蔽的民族文化底蘊。

  《中國民間故事史》一出版就立即在學術界產生了強烈反響。中國民間文學泰斗鐘敬文稱贊“這一繁難的開創性工作,為后來者開辟了道路,作為系統研究中國民間故事史的第一部著作,它已經具有重要的開創意義!敝袊适聦W會主席姜彬認為,“這是建國以來在民間文學研究上一部別開生面的著作,也是一部不可多見的宏構巨著,在我所接觸到的作品中,就材料收集富厚、觀點的新穎精辟和篇幅的巨大,此書可稱第一,現在我們可以說,我們有了一部可以與世界名著相媲美的自己的學術著作!甭镁影闹薜淖T達先發表文章說:“《中國民間故事史》是一本頗具開拓性的中國民間故事學史的權威專著,體大思精,氣魄宏偉,獨創處多……它的出版,對于推動當前富有學術個性與民族特色的中國民間文藝學,不愧是個十分重大的貢獻”,“它對促進中國民間故事史科學的建立與發展,將作出重大的貢獻!比毡緰|京都立大學人文學部教授飯倉照平也在該國學術刊物上發表書評,認為它是相當于日本近年完成的《日本昔話與古典》一樣的學術巨著。劉錫誠在《20紀中國民間文學學術史》著作中評價這部書“是一項拓荒性的、有代表性的研究成果。作者多年來徜徉于浩如煙海的古籍野史(主要是歷代筆記小說、道教經典《道藏》和佛教經典《大藏經》)以及近代記錄下來的口頭故事資料大海中,對其進行了基礎性的梳理和鉤沉,用心分析評述、建構體系,不僅為中國文化史學科的建設鋪設了一塊新的基石,而且也是對舊中國文化史觀的一個挑戰”。劉守華這部書的出版標志著中國特色民間故事學理論體系的初步建成。此書2002年獲教育部主辦的全國高校人文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此書已于2016年列入中華學術外譯規劃之中,正由暨南大學翻譯學院譯成英文將在美國出版。另由山東曲阜師范大學翻譯學院著手翻譯成日文擬在日本出版。

  (五)探求“故事詩學”新境界

  “詩學”原為文學理論術語,亞里士多德《詩學》被視為其源起,多為研究文學史的演進規律或某文類的研究方法。近期,劉守華又以“故事詩學探求”為題,致力于從民間文藝美學或詩學傳統方面探求故事研究的新境界。

  “故事詩學”的提出,既是將故事作為文類,也是對故事研究方法的獨特性進行闡述。劉守華用長達三十年時間跟蹤研究“求好運”故事,共搜集二百一十余篇異文,編著出版了《一個蘊含史詩魅力的中國民間故事》。這部書共收錄以他的“求好運”故事研究論文為主的中外學者研究論文十四篇,輯選來自中國十八個民族及亞歐七國的八十余篇異文,是世界首部AT461型故事的研究成果與故事文本合集。劉守華認為“存活于中國各族民眾口頭心間的‘求好運’故事,作為幻想故事或民間童話故事,在樸野單純的敘說中,蘊含著富有象征性的豐厚文化意蘊,達到詩意與哲理的巧妙融合。將口述材料記錄寫定的那些單篇文本一篇一篇來讀,所得印象也許平淡無奇,可是把它作為覆蓋中國大地由各個兄弟民族眾口傳誦、有著幾百篇異文和多種載體的敘事作品聯結成為整體來看,再聯系中國大地涌動的民工潮來體味它的深厚文化意蘊,它的史詩魅力與價值就更為彰顯,值得我們作為中國民間文學難能可貴的精美之作來看待了!彼認為,“求好運”是一個匯合著不同時代、不同民族的豐富智慧和情感,又以高度概括的象征方式,集中表現人類在歷史長河中由屈從命運到逐步主宰自己命運的心路歷程的故事。中國“求好運”故事積極倡導助人為樂的中華傳統美德,反映了中國傳統文化中先人后己的精神。

  民間童話、民間故事之所以世世代代為民眾所喜愛,在于它將哲理和詩情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在現實生活基礎上馳騁富有詩意的想象,豐富深厚的民間故事有著史詩般的藝術魅力和文化價值。劉守華認為,“故事詩學”的提出,并非只是單純就民間文藝學方法的開拓而言,首先,民間故事是一種最為大眾化而且富于魅力的口頭語言藝術,致力于詩學解讀,有助于向大眾凸顯其優美動人的特質;其次,中國民間故事傳說多是在口頭文學、通俗文學和作家文學“三位一體”的格局中發育成熟的,作詩學探索,有助于發掘中華文明的優良基因。用“故事詩學”眼光來解讀民間故事,就是為了讓民間故事回歸文學,吸引大眾特別是青少年回歸中華精神文化家園。

  李麗丹《劉守華與“故事詩學”評說———以AT461型故事研究為中心》一文認為,《一個蘊含史詩魅力的中國民間故事》“作為中國首部集故事類型個案研究與歷史文本一體的著作,此書既反映了國際故事學研究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以芬蘭學派歷史地理研究法為主的研究特點,又呈現了劉守華為代表的中國學者逐漸形成以比較研究為基礎,多重構建、獨具特色的中國故事詩學研究范式!薄癆T461型故事之研究方法的不斷發展也代表了中國故事學的文本研究歷經‘個案·對話·整體·詩學’的多重建構,逐漸形成故事詩學的研究范式!标悕忼堅凇兑黄v述人類命運的故事能把世界連起來———簡評劉守華教授〈一個蘊含史詩魅力的中國民間故事〉》一文中也指出:“今天從文化交流和世界理解的視角看,劉守華先生的故事學研究,比較故事學也好,‘故事詩學’也罷,其實追尋的都是民間故事在世界各國各民族中傳播傳承過程中各國各民族通過故事的傳承與變異體現出來的思想交流軌跡,故事的交流正是世界各民族之間的文化和思想交流。在故事的比較研究中,我們最終探求的實際上就是世界各民族相互之間的理解,而小小的民間故事正是這種具有‘心有靈犀一點通’的神奇功能的文化載體。劉守華教授在他的著作中不僅認真研究了西方AT461故事的主題與特征,研究了中國AT461故事的‘代人問事獲好報’的特殊價值,更強調的是這個故事類型的具有普遍性和永恒性的人類主題,這才是世界各國和中國各民族都喜歡講述AT461型故事的深層原因!边@種研究恰如劉錫誠所評:“(劉守華的)研究方法逐漸從單一到多元綜合,不僅打破了對民間故事學的文藝學研究,也打破了西方來源和背景的類型學研究,在多重文化縱橫交錯的歷史背景上審視中國民間故事的構成演進,揭示各族民間故事豐厚的文化內涵與多姿多彩的藝術特色,從而以自己獨有而深入的學術成就推進了國際民間敘事研究!

  二民間情懷與執著創新

  劉守華一生鐘愛民間故事、研究民間故事,用自己豐碩的學術研究成果,為中國民間故事研究構筑起一方學術高地,為中國民間故事學理論體系的建構做出了奠基性的歷史貢獻。深入分析他成功的原因,我們發現他具有以下獨特的學術經歷與品格。

  (一)深厚的民間情懷

  劉守華于1935年8月出生在江漢平原一個鄉村教師家庭。家庭的教育、豐富的藏書和鄉村眾多的民間文藝,熏陶了幼小的劉守華。據他回憶:“我最喜愛的一項活動是聽老人們講故事,當地叫講‘古話’。特別是其中的神奇幻想故事,更有著令人著迷的魅力”。1950年,15歲的他考入洪湖師范學校。當年土改風暴刮到了洪湖地區,師生利用假期投入到這場轟轟烈烈的社會變革中,他被借調參與籌辦洪湖縣土地改革展覽活動。當時采錄和演唱“洪湖革命歌謠”在當地蔚然成風,他利用業余時間拜漁民為師,開始搜集整理洪湖紅色歌謠并在報刊上發表。1952年,他下鄉到洪湖鐵牛鄉參加土地改革運動,作為工作隊員,他在農戶家中實行“三同”(同吃、同住、同勞動)長達三個月,與農民建立起深厚情誼。1957年他大學畢業留校工作后,仍有較多到鄉村的機緣。如1958年他曾被安排去宜昌當陽草埠湖農場進行勞動鍛煉,1963年去孝感參加鄉村“四清”一年。新時期,他從1981年到2001年擔任湖北省民間文藝家協會副主席、主席長達20年之久,他的足跡遍布全省偏遠鄉村,與鄉村泥土藝術廣結情緣。

  民間故事是展現民眾心靈的窗口。劉守華之所以把中國民間文學研究作為畢生的事業,并能取得如此巨大成就,關鍵原因是他有著深厚的民間情懷。因此他的研究能貼近底層人民的生活與心理,對中國鄉村父老兄弟生活心理及才智有著深切的體驗與感悟。他鐘愛散發泥土芳香的民間故事和其他樣式的民間藝術,并同這些口頭文學家和搜集家心心相印。作為湖北省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他多次到鄂西偏遠山村進行田野調查,訪問民間藝人,參與開發了湖北民間文學的“三家三村”(故事家劉德培、劉德方和孫家香,以及伍家溝民間故事村、呂家河民歌村和青林寺謎語村),以及被稱作“漢民族神話史詩”的《黑暗傳》等。他把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中國十大故事家之首的劉德培請上大學講壇。當劉德培生活遇到困難時,他聯絡中國社會科學院祁連休向全國民間文藝界發出捐助的呼吁,幫助渡過難關。當劉德培病逝時,他又率領湖北省民協一行人冒著風寒雨雪趕到鄂西山村,辦理喪事,并按當地習俗徹夜給這位中國的口頭語言大師“跳喪”送行。對另一位長陽土家族女故事家孫家香,他帶著夫人陳麗梅不辭辛勞,前往她家中進行探訪,聽她講故事,送她衣料,還促成了當地政府采錄出版《孫家香故事集》。他積極寫文章宣傳民間藝術家,字里行間總是洋溢著對這些讀書識字不多卻智慧迸發的口頭語言藝術家的深切贊譽。2002年歲末,他在湘西山區調查時遭遇車禍受重傷,康復后他仍一如既往地奔走于鄉間田野,積極投身于中國民間文化的保護工程之中。

  青少年時代受鄉村民間文學的熏陶和工作后長期保持與鄉村民眾的密切聯系,形成了他深厚的民間情結和貼近民眾的誠樸作風,他非常重視鄉村帶著泥土芳香的民間文化,理解尊重、體貼和關心民間藝人,并以此觀察民間故事在農民生活中所起的作用,形成了他的民間故事研究理念以及對民間故事藝術世界的獨特理解,構成了他獨特的人生境界和學術追求。

  (二)執著的科研精神

  1957年,劉守華畢業后留校從事民間文學的教學和研究,并在這條路上不斷前行。他認為,在這個自己所喜愛的學術園地上耕耘,既是一個學人的職責,也是一種人生享受。在他長達六十余年的教學與科研生涯中,他以執著、勤奮、嚴謹和勇于開拓、追求卓越的精神受到學術界的贊譽。

  他始終不渝追求學術,追逐真理。他不止一次謙虛地談到:“我沒有什么天才,只能靠長時期孜孜不倦的努力來積累創造學術成果。一個人抓住一種有益的學問,只要幾十年不間斷地做下來,即使不是天才,也會有顯著成就!彼x書、教書、寫作,總是全神貫注、樂而忘倦,因而被學界稱為最勤奮成果最多的學者之一。比如劉守華對“求好運”民間故事經典個案的研究,從不同角度對“求好運”這個民間童話故事進行了長達三十年的追蹤研究,搜集了近三十個省市區,二十多個民族的二百一十余篇異文。他認為:“追蹤研究可以說是我的特點之一,是一種執著,是對某些個案的不斷追蹤。對于所研究的問題我能夠完全沉浸在里頭,思緒不斷,恒久琢磨,才有所領悟。把解開謎團作為一種樂趣,這是一個原因。另外這里面有個理論和方法的問題,理論上要不斷地學習探索,開闊視野,奮力趨前,把學問做活做深!

  劉守華崇尚許多前輩學者的嚴謹學風,力求將自己的學術觀點建立在充分可靠的事實材料和嚴密合理的論證說明的基礎之上,而不愿以根據不足的標新立異求取轟動一時的社會效應。他常說:“學術研究不能馬虎,不能急功近利,而應該精益求精,在掌握大量現有理論的基礎上,還應對其抱有懷疑的態度,要有向前人、向大師挑戰的勇氣,爭取在自己研究的領域取得突破!彼朴谝詺v史追蹤的大視野和敏銳的學術眼光,以論證的深入有力與新材料的發掘為亮點。比如,在中國民間故事史研究方面存在許多難題,但劉守華以其堅毅的求真探索精神迎難而上,從近三百余種古籍中甄選故事文本六百余篇,精選出三百多篇故事文本,加以重點研究,以現代民間文藝學銳利的科學眼光與分析力,對各個重要故事文本,作了切實的?、評釋,且聯系有關史實文獻及文化背景,剖析其重要的文化內涵、美學特征、所屬故事類型,并探求其來龍去脈。

  《環球人物》為此對劉守華做了專訪,以《追故事的人》為題刊出,文中寫到“作為中國民間故事的扛旗人物,從1953年進入華中師范大學至今,劉守華潛心研究民間故事63年!m然大半輩子做同一件工作,但劉守華從沒有感到過厭倦和乏味!沂欠浅P疫\的,因為研究民間故事對于我來說,不僅是工作,也是興趣,還是社會責任的體現!瘎⑹厝A說”。時間的磨礪、不懈的探尋使它站在學術的高峰。

  (三)寶貴的學術情緣

  劉守華多次講到,他的學術成長與學界眾多的專家學者的扶持與指導密不可分,因此在他的文章常常提到一些學術大家對他的教誨與勉勵。2018年10月15日他在《華中師范大學報》上發表了《五湖四海結學緣》,文中詳細記敘了他與鐘敬文、季羨林、丁乃通、李福清和譚達先等學人的寶貴學術機緣,深切表達了對他們的感激之情。這體現了劉守華同行相長、謙虛求教的學術品格。

  鐘敬文是中國民俗學之父,受其故事研究的啟迪,劉守華于20世紀80年代初開始作比較故事學探索。他每次赴京只要有機會都會去拜訪鐘敬文,就故事研究問題向他求教,鐘敬文總是不吝賜教。鐘敬文還為他的著作題字,寄語他“吾儕肩負千秋業,不愧前人庇后人!”他認為,鐘敬文不論學術與人品,都是激勵他奮進的楷模。劉守華因為研究比較故事學而得到季羨林的鼓勵和教誨,季羨林還邀請他參加東方文學比較研究學術研討會并介紹他參加中國比較文學學會,使他結識了許多比較文學界的朋友。他在刊于《文匯讀書周報》的《風范長存憶季老》一文中特別指出:“在這30多年向季老請教、同季老交往的過程中,……他對學問的認真執著、對年輕一代中國學人的深切關懷,以及平易樸實的生活作風卻深深地銘刻在我的記憶里。他關于比較故事學的一系列真知灼見,更成為啟迪我進行學術創造的牢固基石!

  國際著名的民間文藝家、美籍華裔學者丁乃通更是熱情鼓勵他開展民間故事研究,丁乃通在與他的通信中還表示“深深了解你對故事學的熱誠,在這一點上,我們真是志同道合”,推薦他加入總部設在芬蘭的國際民間敘事研究會。1985年,劉守華邀請丁乃通來校講學達一個多月。劉守華認為,丁乃通既有關于中華傳統文化和中國民間文學的深厚積累,又熟諳芬蘭歷史地理學派的學術規范,以貫通古今中外人文的科學眼光來研究民間故事,幫助他走進了這門學科的國際學苑。這種交往不僅對提高他的學術有益,還增強了他弘揚中華文化的自豪感與責任心。聆聽丁乃通教誨的民間文學小組的那批學生中,迄今已有多人成長為教授,置身于高校民間文藝講壇之中。李福清是俄羅斯科學院通訊院士、著名漢學家鮑利斯·李沃維奇·里弗京的中文名字,專門研究中國的民間文學和古典文學。為了研究民間故事他們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不僅多次通信探討民間文學問題,還相互撰文共同探討民間文學的諸多重大話題。1990年劉守華還邀請他來華中師范大學中文系講學。劉守華認為:“李福清對中國民間文學的研究既建立在見識廣博、資料豐厚的實證基礎之上,又富有俄國歷史詩學的開闊學術視野,常使我在民間文學研究上受到有力啟示,成為我漫憶學緣中的一個重要節點!

  關于譚達先對他的影響,劉守華在文章中這樣寫道:“我們之間既有多次促膝暢談,更有長達一二十年頻繁的書信往來,最難忘的是他用心撰寫并在海外報刊發表了8篇關于我的書評,從《中國民間童話概說》到《道教與中國民間文學》,從《故事學綱要》到《比較故事學》等。對友人著述既有熱情洋溢的肯定與贊譽,也大都有坦誠的商榷或批評,如《中國民間故事史》的研究寫作,我就是按照他審閱書稿的意見,對所有涉及的古代作者均加注了生卒年月。對《道教與中國民間文學》一書,也是吸取他在書評中的批語意見,在修訂再版時新寫了‘道教與民諺’一章!趭^執著地從事研究中國民間文學‘苦中作樂’的傳奇經歷與品格,一直有力地激勵著我在這一學圃中耕耘不息!

  由此可見,劉守華在不斷探求研究學術的過程中,因許多機緣結識一些老師和學友,從這些學術情緣中他獲得了許多學術資源,得到很多有益的學術幫助,毫無疑問這些寶貴的學術情緣,對促進劉守華的學術發展起到了十分積極的作用。

  (四)開闊的研究視野

  劉守華雖然為人很低調、生活很簡樸、思想較傳統,但他在做學問上卻是一個接受新的學術思想很快、極富創新的人,其研究具有開闊的學術視野與兼容并包的自由精神。他反復強調:“做學問應該高瞻遠矚,把視野放寬些,多學習吸收新的東西,在多個學科之間尋求創新的靈感!薄耙獙W習古今中外一切優秀文化成果,包括西方民間文藝的各種方法與成就,但應堅持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與方法,同時以弘揚中華文化與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民間文藝學為目標。在這個前提下,廣采博收,吐故納新,就既能不斷更新知識、方法和觀念,又能保持清醒的頭腦和始終一貫的個人特色!痹缭谏鲜兰o80年代初,劉守華就率先在國內利用比較研究的方法研究民間文學,在課堂上給學生講授芬蘭歷史地理學派分析民間故事流傳路徑和原型的方法,用俄羅斯普羅普結構主義理論分析民間故事的敘事結構及其規律,用弗洛伊德、榮格精神分析學派理論研究民間文學中的母題、原型的心理機制。

  劉守華不僅注重國內學術交流,還特別積極與國外學者展開學術交流,這種學術交流的開闊視野與博大胸襟,成為他巨大的學術動力與資源。改革開放初期,劉守華就積極邀請國際著名的民間文藝家如美籍華裔學者丁乃通、俄羅斯漢學家李福清、時任美國民俗學會會長鄧迪斯以及飯倉照平等一批國際著名學者來校為學生開設學術講座,擴大了學術視野。劉守華注重對其他學科研究成果的吸收與運用,在充分尊重他人成果的前提下,辨析使用了湯普森、丁乃通、鐘敬文、金榮華等國內外學者的類型索引及相關研究成果,充分運用季羨林、常任俠等學者的中印文學比較研究成果和梁麗玲、吳海勇等學者的佛經典籍研究成果。因此,在宗教文學與民間故事的比較研究中,他雖以類型研究為主,卻能同時吸納其他學者較為可靠的研究成果,融會貫通多種研究方法以多種視角觀察宗教故事與中國民間故事的關系,并加以創新深化研究。他還參與了編纂中、日、韓三國的民間故事合集,向世界宣傳中國民間文化。劉守華說:“我以為治學的要旨,是給學術界提供前人尚未發現的東西,這就需要開拓和創新。開拓意味在前人成果的基礎上前進或深化;創新,就是要以新觀點、新材料、新方法,得出新的更接近對象本質和真實面貌的結論!

  劉守華不僅同美國、日本、韓國、蘇聯的民間文藝學家建立了聯系,積極引進國外同仁的代表性成果,進行坦誠的學術對話,而且隨著他不少論文被譯介到海外,其影響亦日益擴大。正如《中國比較文學通訊》刊文指出的那樣:“劉守華先生的研究,從視野、對象到成果,都早已沖破了國界,進入世界學術大網絡之中!

  三研究展望與不懈追求

  劉守華的民間故事研究,是在20世紀中國民間文藝持續前進走向成熟的歷史背景下取得的。2016年6月,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舉行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時,在充分肯定已有成就的基礎上,重申1950年建立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時首任會長郭沫若對中國民間文藝寶貴價值的評價,鄭重提出“可以說,民間文藝是傳統文化遺產中最基本、最生動、最豐富的組成部分,印刻著中華民族獨特的文化記憶和審美風范,值得我們禮敬和傳承!眲⑹厝A就此于近期發表《由重申民間文藝的重要價值說起》一文,除表明自己的故事學研究即源自新中國民間文藝學熱潮的激勵之外,特地就中國民間文藝所含中華民族文化鮮明特質做了言簡意賅的申述,他指出:

  立足于中國國情,充分認識中國民間文藝學的民族特質,是中國民間文藝學真正走向成熟的首要標志。例如由于中國地域遼闊,歷史悠久,民族眾多,因而孕育生成的民間文學不論在生活內容和藝術表現上便格外豐富多彩;又如,民間文學的普遍形態本是口頭傳承,而中國豐厚的上層文化,繁富的中層通俗文化和扎根泥土的下層民間文化卻保持著密切的互動關系,既相對獨立又彼此融合,顯得十分復雜紛繁;再如民間文學主要是農業文明的產物,20世紀初期和中期的中國社會,民間文學正保持著它最鮮活的姿態,發散出最強旺的生命力,因而這期間采錄得來,以民間文學集成為代表的這些作品特別光彩照人;特別是民間文學中所飽含的下層民眾要求掙脫黑暗渴求光明的心聲,正應和了一批民族精英立志改天換地的宏圖大略,于是才有了“五四”時期北京大學征集歌謠,知識分子到民間去這些破天荒之舉。關注民俗和民間文學,雖然是20世紀初葉西學東漸而興起的,其根蒂卻深深扎在中華大地的沃土之上。這同西方列強伴隨殖民主義擴張而興起民俗學之類學科實有天壤之別。這也就是中國民間文藝學很早就受到共產黨人的青睞,以致成為左翼文化一個側面的歷史機緣。

  習近平指出:“深入挖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蘊含的思想觀念、人文精神、道德規范,結合時代要求繼承創新,讓中華文化展現出永久魅力和時代風采!秉h和國家高度重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與發展,作為中華傳統文化遺產中“最基本、最生動、最豐富”組成部分的民間文藝在新時代必將迎來傳承、傳播與研究的春天。

  劉守華雖年逾八旬,仍樂而忘倦地投身于華中師范大學中國語言文學一流學科民間文學專業的研究生培養和中國民間故事學的持續推進等工作之中。他在課堂上常憶及所受師友的教誨支持,以勵后學。同時他也盡心盡力惠及年輕學人,他寫過五六十本書的序文,熱心推薦門下弟子和各地民間文化愛好者出書,一律拒收額外報酬。他還將自己學術成果的十萬獎金全部捐給本專業的學術著作基金,用于助推學術。他扶持和指導廣東東莞的一位小學語文教師、兒童文學作家黃俏燕(一葦)以《格林童話》《意大利童話》為范本,“改寫”中國民間故事,于2017年在中信出版社推出《中國故事》。他和夫人陳麗梅應長江文藝出版社之約,精心選編《中國民間故事》70篇,也于2018年問世。他依據自己幾十年親歷及見聞所撰寫的評述鐘敬文以下幾代學人閃亮功業的《中國民間文藝學百年耕耘錄》,也將于2018年底在上海文藝出版社問世。因而他的學術人生被《環球人物》雜志記者所稱道,譽為“追故事的人”。

  鐘敬文曾于1993年5月1日在他的筆記本首頁上題詞“吾儕肩負千秋業,不愧先人庇后人”,這既是鐘敬文的深情自白,也是對包括劉守華在內的新中國民間文藝學團隊的丹心寫照。劉守華在談到自己的學術研究時曾指出:“‘術業有專功’,我喜愛民間故事,在中國各族民間故事的百花園中,作為一名辛勤耕耘的園丁,常常樂而忘倦。所以我的學術活動,一直以故事學為中心,不斷擴展它的廣度與深度,以期取得超越自我,超越前賢的原創性成果!边@代表著他對學問的精益求精、對真理的不懈追求。

扑克牌21点游戏怎么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