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息動態 > 學術前沿

實踐民俗學的幾個要點

來源:微信公眾號“北師大民俗學”       發布時間:2019/5/23 11:55:04

  2019年4月12日下午,北京師范大學民俗學專業迎來了京師社會學講壇·民俗學系列第二十八講,題為“實踐民俗學的幾個要點”。主講人劉鐵梁教授是資深民俗學家,他在思考民俗學學科未來發展方向的基礎上,認為學者“走在田野”,才能真正理解民眾、理解生活,強調應該把當下民眾日常生活當作民俗學主要的研究對象,將老百姓說什么、做什么擺在中心和首位。他提出“村落勞作模式”和“日常交流模式”,為實踐民俗學進入生活,把握生活脈搏,書寫生活提供了具體可操作的概念。講座由蕭放教授主持,朱霞教授、岳永逸教授、鞠熙副教授以及民俗學碩博生等共同參與。

  當前,民俗學學科面臨兩種選擇:一是頑強地向后看,如一些民俗學者積極參與到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和研究中,通過搶救民間文化遺產,來留住美好的過去。這一選擇在近些年來占據有利的話語地位。對此,劉鐵梁教授認為保護是一種外在力量,而非民眾主體的意愿。我們對非遺保護應該給與冷靜觀察和認真思考。二是面向當下,跟隨時代和文化轉型,與民眾實踐一道前進。這種選擇要求民俗學者把研究的關注點放到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實踐上,跟隨時代一起思考我們生活變化的意義,以及我們應該為這個時代的變化做出哪些貢獻。

  實踐民俗學是學術進入生活的必然選擇。劉鐵梁教授認為民俗是對象,但更是一種研究方法。民俗學研究其實就是通過民俗看問題、看社會、看人生、看世界,強調學者自身也在這個世界中。學科發展之初,各國民俗學基本都面向過去,研究農村。隨著社會轉型,過去的農村已經沒有了,這使得學者轉而研究當下,通過田野調查來進入生活,要求學者以對話的形式來了解民眾、理解民眾,通過交流來敘述和參與生活。

  民俗學關注普通老百姓的實踐。劉鐵梁教授認為實踐民俗學具有批判性,反對民俗主義、民俗旅游、非遺保護等將民俗資源化和對民俗的操控,提出將老百姓正在做什么、說什么,作為實踐民俗學研究的核心。以村落研究為例,村民如何發展自己的經濟,如何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如何在改變中堅持歷史認同和村落共同體的命運連帶感,并追求和廣大世界打交道,不使自身局限在封閉生活中。

  劉鐵梁教授認為,我們在討論實踐民俗學時經常借用國外理論,我們不排斥吸收和借鑒國外理論,但同時要關注中國自身的實踐傳統,做到美美與共。比如在研究民間信仰時,西方的宗教理論就不一定適用。我們要從中國道德倫理本位出發,思考中國人的民間信仰其實關注的是怎么做人。還比如鄉村禮俗生活中有這樣一群人,他們在紅白喜事等場合扮演重要的角色,實際上屬于禮俗掌控者,這類人我們可以稱之為民俗服務角色,他們反映了中國鄉村是一個禮俗社會。要摸清生活脈絡,就需要關注這類人群。

  他將“勞作模式”和“交流模式”兩個概念作為日常生活實踐研究的抓手。勞作模式不僅是指創造物質財富的生產類型,還廣義地包含了與勞作者身體經驗相關的模式化日常生活類型。勞作模式有助于將村落的物質生產活動、對外交易活動與其他民俗活動統一于村落認同的身體實踐中來加以理解。日常交流模式指的是人們在一定的社會關系中進行日常交流的行為和活動,包括交談、禮尚往來、聚會、結社朝圣等形式,沒有日常交流實踐就沒有身體在場的風俗傳承。日常交流實踐的過程也是身體浸潤于風俗中受到教化的過程。

  民俗志是民俗學的基本研究方式,其研究材料必須是在田野中通過交流獲得。交流式民俗志由集體敘事和個人敘事交織而成。集體敘事要注意邊界,以傳說為例,一個群體中公認的傳說,在別的群體中不一定被認同。個體敘事強調個體對自身的表達,即自我認同,個體在敘述自身的同時也會講述他人。通過敘事,個體在記憶和建構公共文化。交流式民俗志關注和誰交流,怎樣交流,為了什么目的交流以及在交流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布迪厄、薩林斯等人的實踐理論影響國際民俗學界的實踐轉型。但是中國的日常生活實踐研究有其獨特軌跡,從進入村落,廟會等活動現場調查開始,到自覺觀察和描述中國社會發展的現實生活,這些都為近年來形成民俗學的“日常生活實踐研究”積累了豐富的學術儲備。實踐民俗學就是人在其中的文化觀,是民俗學面向當下生活進行研究時的視角轉換和反思性理論建構,關注的是現實生活的深刻變化以及人們前所未有的生活感受。通過田野訪談來了解普通人日常生活特別是日常交流,對于深入理解中國社會與文化發展進程,對于公共文化建設與個人之間的日常文化交流起到積極作用。這種民俗學終將加入到人們的日常交流實踐當中。

  針對“在現有非遺評價體系下,民俗學者如何實踐”的問題,劉鐵梁教授認為,非遺評論體系以及非遺保護有其合理性和積極意義,但是存在非遺概念被本質化、非遺保護被過度干預、非遺實踐主體意愿不被尊重等問題。早在2011年他就討論過非遺保護的內價值和外價值,內價值是局內民眾認可的和在實際生活中使用的價值,外價值是局外人附加給文化的價值。非遺保護存在重視外價值,忽視內價值的問題。而內價值即民眾主體的意愿才是民俗學關注的重點。民俗學是關注人民生活的學問,文化并非是精神性的東西,人在其中才是文化。

  最后,蕭放教授總結道,劉老師運用通俗易懂的語言,透徹地講述了什么是民俗學及民俗學人應有的態度,強調民俗學要深入田野,走進生活。民俗學專業的學生不僅要讀經典,也要重視田野。未來的民俗學,應該和生活一道前進,關心老百姓如何過上好日子。

扑克牌21点游戏怎么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