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息動態 > 學術前沿

堅守與調適:城市化進程中清明節的傳承與變遷

來源:《文化遺產》2016年第1期       發布時間:2019/5/27 17:23:21

  快速城市化是我們這個時代的重要特征。生發于成長于傳統農業社會的傳統節日在與工業化、現代化密切相關的城市化進程中,究竟有著怎樣的命運?本文將以清明節為例進行觀察,不僅呈現清明節在城市化進程中的生存狀態,而且探討其何以如是,這對于我們更好地認識傳統節日的當下存續與現代轉換具有現實意義。

  本文之所以選擇清明節,主要原因有三。其一,在留存至今的重要傳統節日中,清明節是唯一建立在節氣基礎上的民俗大節,它有著十分濃厚的人文氣息,亦與農業生產關系密切,時間節點本身具有指導農業生產的實際意義。對于探討城市化進程中傳統節日的命運變遷而言,頗具典型性。其二,筆者長期關注清明節,對于清明節的起源與歷史流變已有一定梳理,目前又在主持國家社科基金特別委托項目“中國節日志”子課題“清明節”。該課題在全國20余個省區直轄市的城市或村落布點,并設公祭和網祭專題,對清明節的現狀進行詳細調查,形成了近三十篇調查報告,這使筆者得以掌握了大量第一手翔實鮮活的資料,為全面認識清明節的當下生存狀況、變化及其何以如是的原因與機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其三,筆者已對七夕節、重陽節等傳統節日的當下生存和現代轉換問題進行過一些探討,發現了“再次命名”對于二者的重要性。對清明節的研究,有助于豐富和深化對傳統節日當下生存和現代轉換這一問題的認識。

  一、清明節的當代變遷與傳承

  清明作為節氣,早在漢代以前即已出現。作為民俗節日,則出現于唐代,是在節氣基礎上繼承融匯寒食節習俗活動的結果。變化是傳統節日生命史上的常態。自其產生以來,清明節在不同歷史時期發生了不少變化。比如唐宋時期清明節的習俗活動主要有上墳掃墓、改火,以及斗雞、蹴鞠、拔河、秋千、宴飲、踏青出游等。元代以降,改火習俗就漸漸退出日常生活,但此時出現了唐代不曾有的射柳之舉:“元人以鵓鴿貯葫蘆中,懸于柳上,彎弓射之,矢中葫蘆,鴿飛出,以飛之高下為勝負,往往會于清明端陽!庇秩缑髑鍟r期普遍盛行迎城隍祭厲的活動,清朝滅亡后則迅速衰落。中華民國時期,曾在1915年規定清明節為植樹節;1935年“為提高民族意識,尊崇祖賢起見,擬定清明日為民族掃墓節!庇1943年定“民族掃墓節”為“音樂節”,以紀念黃帝作樂教民,此皆為時代新舉。由上述可見,清明節的生命史亦是清明節的變遷史。20世紀80年代以來,清明節的變化尤其明顯。

  每一個傳統節日都不是一般的日子,而是長期傳承的社會成員共同的日子,都有特定的“過法”,是包含著名稱、時間、活動(涉及飲食、服飾、信仰、交往、娛樂、禁忌等)、活動空間、象征物、傳說、主體的情感體驗等諸多要素在內的有機體。清明節亦然。我們可以從節日的結構性要素來看其當代之變:

  (一)節期明顯變短,并深受假期影響

  清明節的節期長短各地有所不同,但多是一段時間,如舊上海有“前七后八,陰司放假”的說法,據此,節期長達10余天。江西瀘溪舊志載清明時節“家展先墓,除草覆土。自是日起,至‘谷雨’日止,各具牲醴、糍餅祭諸先世墓,以竹懸褚錢插于墓上,謂之‘醮墳’”。又順昌縣,掃墓“其力不能猝辦者,‘清明’則以‘立夏’止”?傮w上看,過去節期較長,而如今明顯縮短。王均霞2012年的調查顯示,在上海,“通常在清明節當天或提前一兩天準備。例如,清明節當天在商店里買紙錠錫箔,在公墓旁的小攤兒上買鮮花”。

  不僅如此,清明節期還呈現出高度依賴假日安排的情形。在假期內(包括拼假)過節,已成為清明節的新常態。當然,也有些人考慮清明假期間掃墓人多,而在清明節前后的雙休日掃墓。

  (二)活動空間從小尺度到大尺度的改變

  傳統社會,社會流動小,交通不夠便捷,過清明節多是人們在小尺度內的空間移動,比如在同一個城市中或村落中進行從家庭到墓地或祠堂的空間移動。如今則出現城鄉之間、城際間甚至國際間大尺度的空間移動,以城市為中心,節前或節期初始期居民流出,節后或節期臨近結束時居民流進。2015年清明節是4月5日,假期是4月4-6日。根據中國鐵路總公司數據,2015年清明假期首日,全國鐵路發送旅客1046.6萬人次,同比增加108.6萬人次,增長11.6%。4月5日,全國鐵路發送旅客738.3萬人次;顒涌臻g的改變,一部分是由旅游拉動的。根據《2015年清明假期官方旅游數據匯總》,“周邊游熱度提升,其中踏青賞花等成為出游主題,高鐵帶動效應依然明顯;OTA(Online Travel Agent指在線旅游社)出境游數據持續高速增長!

  (三)傳統習俗多樣性降低、祭掃活動豐富性增強與新的節慶活動興起

  1.傳統習俗多樣性降低

  作為一個在節氣上發展起來的人文節日,歷史上的清明節習俗活動十分豐富,主要包括四類內容,一是以慎終追遠、報本返始、敦親睦族、緬懷逝者為主旨的祭亡掃墓活動;二是以娛情遣懷、張揚生命、呵護新生為主旨的娛樂活動,包括踏青、蕩秋千、放風箏、蹴鞠、斗雞、斗草等;三是以不誤農時、愛護牲靈、祈求豐收為主旨,與農業生產和節氣關系密切的活動,如飯牛、飼蠶、祀神以及清明農諺等。四是包含豐富意蘊的飲食習俗和插柳習俗。此外,還有社會交往、祀神、禁忌、傳說等。如今,清明節習俗的多樣性大大降低了。

  如娛樂活動,除了踏青、放風箏尚較普遍之外,其他已不再多見。比如蕩秋千曾經是清明節最為流行的娛樂活動之一,唐代就已如此,杜甫《清明》詩之二云:“十年蹴踘將雛遠,萬里秋千習俗同!痹陉兾骱详柗绘偤完柎,前些年還十分興盛。2012年史耀增采訪64歲的村民楊歲茹并整理如下:

  我喜歡熱鬧,也愛打秋千。過去在清明前兩三天,我和巷道里的那些年輕媳婦姑娘娃一商議……請人家幫忙縛秋千……差不多每個村里、每條巷里都有一個!

  秋千架下,小伙子、大姑娘、小媳婦競相上前,看誰蕩(俗語稱“秋”)得高。有的“單秋”,顯示身手;有的“對秋”,兩人配合;還有“帶秋”,即一人坐在“碼關”上,另一人帶著他蕩。老年人、小孩子也要坐上去,讓人推著游一游,說是可以治病、身體健康,還能鍛煉小孩子的膽量。

  但近年來蕩秋千習俗明顯衰落,“今年(指2012年)清明節不光在我們和陽村沒見到秋千,周圍相距五至十里的十來個村莊竟沒聽到有一個秋千!

  娛樂活動之外,清明節本來較為普遍的農業習俗活動也明顯減少,乃至消失。如用小米稀飯、菠菜湯、玉米面餅子等喂牛的“飯!绷曀准匆押币。與此相關的“打一千,罵一萬,熬到清明喝稀飯”和“打千罵萬,清明一飯”等農諺也僅存在個別人的記憶中了。又如插柳之俗,一度十分流行。宋人甚至有“莫把青青都折盡,明朝更有出城人”的詩句,可見插柳之盛。另從丁世良、趙放主編《中國地方志民俗資料匯編》所輯資料來看,除現在的新疆、青海、西藏等地沒有記載外,其余地方都存在插柳、戴柳之俗。如今,雖在一些地方還有留存,但明顯衰落,許多人已將折柳視為“不文明”行為。

  再如圍繞清明節及其習俗的起源本來在各地有不少傳說,如清明節插青的來歷、清明時節筑高墳的傳說、墳頭“戴烏紗帽”的習俗、十八副盅筷請外堂的來歷、清明節為什么要插柳、清明節吃烏米飯的傳說、青團的來歷、清明為何要吃筍菜湯、清明打石仗的來歷等,如今則歸一化趨勢明顯,介子推傳說流傳廣泛,其他傳說則較少得到講述。

  此外,清明節食俗的多樣性也在喪失,如山東菏澤一帶,原有吃多打的習俗,多打是一種食品,以玉米面、小米面、豆面加上青菜、鹽拌和在一起為皮,以蘿卜、粉條為餡,做成拳頭大小的團子,蒸熟即成。多打熟后要先拿幾個到麥場去轉幾圈,邊轉邊說“多打多打,多打糧食多吃啥”“多打多打神,多打糧食多添人”等,蘊含著祈求糧食豐收、人丁興旺之意。除了吃多打以外,當地還習慣喝菠菜湯、吃豆腐、吃煮雞蛋、吃炒豆子、雜面扁食(餃子)等,如今這些食俗都難得一見了。

  由于其他習俗活動的普遍衰退,在許多人那里,清明節就只是掃墓祭祖的日子了。不過,近幾年來,本已式微的踏青等娛樂習俗活動有明顯恢復。

  2.祭掃在清明節中的地位十分突出,祭掃對象、祭掃主體、祭掃用品、祭掃方法等都更加多樣,與清明節俗活動多樣性整體上減少形成了鮮明對比

  從祭掃對象方面看,除了家族、家庭對祖先親人的祭掃外,以下祭掃對象頗為引人注目。其一,革命先烈與人文始祖、地方先賢。自發地或有組織地到革命烈士陵園掃墓,緬懷先烈事跡的做法,建國之初已經開始,如今已發展成為播布全國的新節俗。而祭祀黃帝、炎帝等中華民族祖先的公祭活動也受到更多人的關注和參與。比如2012年4月4日,國務院華僑辦與陜西省人民政府聯合在陜西省黃橋縣舉辦了“壬辰年清明節公祭軒轅黃帝大典”,海內外六千多位華人共同出席了這一公祭大典。4月5日,湖南省炎陵縣政府在炎帝陵則舉行了清明節公祭大典!罢w上,人文始祖‘炎黃’祭祀共同形成了‘一南一北’的對應格局,已經成為清明節最受華人矚目的公祭大典”。此外,還有對地方先賢的緬懷,比如2014年清明節,華東師范大學社會發展學院和海上風民俗學社的師生們,舉行“祭祀先師,追思前賢”的活動,用專門的儀式對首任校長孟憲承、著名學者胡煥庸以及王伯群、謝六逸、吳澤霖、陳國鈞等進行追思與緬懷。其二,死難者。當代社會人們對于戰爭和災害造成的死難人群予以更多關懷。近年來,每到清明節,都有大量民眾到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悼念死難者,2015年清明節期間更多達30萬人次。2008年汶川大地震發生,約7萬人因此死亡,此后每個清明節都有不少陌生的外地人到北川地震遺址保護區進行祭奠,亦有人用網祭方式表達對死難者的悼念之情。

  從祭掃主體上看,女性的地位在提升。傳統社會,女性在祭掃活動多居于配角地位,在很多地方,甚至不允許婦女參加祭掃。但目前,女性不僅可以參加祭掃,而且地位突出,在那些男人外出務工女人留守在家的地方,甚至成為主祭者;趯W緣、業緣、志緣等建立的教育組織、就業組織、志愿者組織的主體作用也在提升,它們在清明節期間策劃有意義的活動,并組織自己的成員參與其中。

  從祭掃用品方面看,傳統社會必不可少的紙錢被許多人貼上封建迷信和“不文明”的標簽,一些地方明令禁用紙錢。與此同時,鮮花備受推崇,敬獻鮮花被視為“文明”之舉,業已成為許多人寄托哀思的手段。一些公墓還實行用紙錢換鮮花的方式推廣鮮花在清明祭掃中的應用。但紙錢并沒有退出節日場合,而且出現了新樣式,大量顏色鮮艷、面額不一的仿真冥幣成為不容忽視的祭掃用品。亦有一些傳統的祭掃用品,改變了原料、形式或顏色,比如上海原有燒草囤習俗,草囤用稻草編扎而成,“內放紙錠、冥錢和經疏等,外貼紅紙條,上書某人(逝者)接收、某人送等字樣,在墳前焚燒”,如今草囤不再有了,但“啟用了用一根牙簽封口的錫箔袋盛放錫箔紙錠等向逝者致意,這種錫箔袋被命名為錢垛”。又如遼寧新賓滿族自治縣永陵鎮下房子村有插佛托的習俗,佛托上的花用紙扎制而成,過去扎花的顏色十分講究,主要取決于家庭所屬的滿族八旗的顏色,現在不少家庭已不遵循傳統,市場上銷售的扎花以粉色和白色為多。為亡靈準備的供品則鮮明地體現出對個性的尊重,許多人都會根據逝者生前的愛好準備供品,如為愛好抽煙者點煙,為愛好喝酒者灑酒,為愛好吃糖者供糖,等等。

  從祭掃方式上看,也變得更加多樣。除墓祭、家祭等傳統祭祀方式外,出現路祭、網祭、藍色公祭、思親法會、代祭等多種祭祀新形式。路祭是不能親自到墓地的人們選擇在十字路口或附近對祖先親人進行祭祀的方式。這種方式在城市中十分普遍。新疆石河子市多移民,路祭是當地重要的祭祀方式!扒迕鞴澲暗囊恢鼙汴懤m有人在城市的十字路路口或附近燒紙、敬香、擺供品;但最集中的路祭時間是清明節前一天晚上!本W祭是在虛擬的網絡上為逝者建立紀念館或墓地并加以祭祀的方式。據粗略統計,僅2003年推出網絡祭祀服務的網站就達到300多家。截至2010年,國內大概有上千家網絡紀念館。盡管處于“積極”經營狀態的專業紀念網站并不多,盡管大多數人認為掃墓還是應該親自到墓地,但不容否認的一個事實是網祭數量正在迅速增加,并已形成規模。藍色公祭是專門針對外地來京人士舉行的公祭活動,經由專門的組織,并無親緣關系的外地來京人員匯聚一起,通過特定的儀式向去世的親人和先輩遙寄哀思。這一祭祀方式首次出現于2011年清明節期間的北京八寶山殯儀館。清明思親法會則是清明節期間在佛寺道觀等宗教場所舉辦的超拔善信祖先亡靈的儀式活動。面向社會大眾的清明思親法會起源于20世紀60年代的香港。如今,這種儀式活動也已在大陸舉辦,并表現出日漸擴張的態勢。2010年以來,廣州光孝寺、深圳弘法寺、上海玉佛禪寺、寶雞法門寺佛學院、成都文殊院、三亞南山寺、河北趙縣柏林禪寺以及廈門萬石蓮寺、南普陀寺、梵天禪寺等都舉行過名稱不完全相同但主旨一致的清明思親法會。值得注意的是,如今還出現了代祭的做法,即當事人因為各種原因無法進行祭掃時,請人代替自己祭掃,是一種新興的“權宜之計”。目前國內已有不少墓園和殯儀館推出了代祭服務,需要代祭者先打電話給墓園和殯儀館,登記逝者的姓名、所在位置、祭奠的時間等內容。屆時工作人員會代為祭祀,如擦洗骨灰盒,敬獻香燭、鮮花、祭品等。亦有個人開始嘗試提供代祭服務。

  就祭掃儀式而言,變得更加復雜多樣。當前存在著墓葬、草坪葬、樹葬、塔葬、亭葬、樓葬、壁葬、骨灰堂等多種處理遺體和骨灰的方式,多樣方式下會有多樣的祭掃儀式。添土、燒紙、擺供與擦拭骨灰盒、在墓碑前擺花共存。

  3.依托清明節,出現新的地方節會和諸多公共文化活動

  目前依托清明節已有開封清明文化節、中國·介休清明(寒食)文化節、都江堰清明放水節、中國溱潼會船節、含山蠶花節等多個地方節會。2008年,在政府的主持下,河北省永年縣廣府古城也舉辦過“2008河北省清明節文化活動”。這些節會多由政府部門發起和組織,同時借助專家力量、民間力量、企業力量,形成包括系列活動在內的大型公共活動,并有自己的活動主題。以2011年的第四屆中國·介休清明(寒食)文化節為例,它由中國民主促進會中央委員會、中國文聯、中共山西省委、山西省人民政府主辦,中國民協、省委宣傳部、省文明辦、省文聯、晉中市委市政府、介休市委市政府和綿山風景區具體承辦。主題是“走進清明源地,體驗清明文化”。節會從4月1日開始至15日結束,系列活動包括經典詩文誦讀、清明寒食書畫展、寒食精品展、蕩秋千、放風箏、拔河、蹴鞠清明民俗活動、綿山廟會以及第九屆海峽兩岸中華傳統文化與現代化研討會。開封市作為七朝古都,有著悠久的清明文化傳統。自2009年開封成功舉辦第一屆清明文化節,至今已連續舉辦六屆。2012中國(開封)清明文化節內容豐富,主要有開幕式、大巡游、頒新火、清明文化論壇、秋千大賽、中國式摔跤王邀請賽、書店街清明書會、清明民俗絕活表演、武術展演、各區的表演等活動。其中大巡游包括龍舞隊、盤鼓隊、楊家槍方隊、九帝贈柳方隊等。這些地方節會總是一方面充分發掘清明節的傳統習俗并努力使其再現,另一方面利用、整合現存各種資源,充實到節會活動中去,從而成為復興傳統習俗活動和創造新活動的重要時空。

  除了新興的地方節會,各種有組織的公共文化活動,如詩歌朗誦、知識講座、節俗體驗等,也紛紛在學校、社區、博物館、圖書館、公園等處進行,從而成為當代社會清明節不容忽視的風景。

  綜上所述,清明節在當代發生了諸多變化。但在發生諸多變化的同時,它仍在富有生機地傳承著。

  二、堅守與調適:城市化進程中的清明節何以如是

  中國的快速城市化始于1978年,到2011年城鎮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已達到51.3%,這意味著“中國從一個具有幾千年農業文明歷史的農民大國,進入以城市社會為主的新成長階段”。中國用33年的時間達到了美國用50年達到的城市化水平?焖俪鞘谢钱敶袊闹匾卣,清明節的當代變遷與傳承正發生在快速城市化的進程之中。城市化與工業化、現代化密切相關,是一場深刻的經濟、社會、文化、日常生活變革,也是促進經濟、社會、文化、日常生活變革的重要動力。在快速城市化進程中,清明節何以變,何以不變,何以能夠保持傳承的活力?在筆者看來,堅守與調適,正是關鍵所在。

  (一)對節日名稱的堅守

  清明節是其在唐代形成之時就有的節日名稱,并出現在官方文件中,如《冊府元龜》載:“(大歷)十三年詔:‘自今已后,寒食通清明休假五日!焙髞黼m然有過掃墓節、踏青節、聰明節、鬼節、柳節或三月節等別名,但“清明”這一專名從未失去。2015年12月10日在百度上以上述節名為關鍵詞分別搜索,查得“清明節”的相關結果約15,900,000個,其次為踏青節,約1,510,000個,再次為掃墓節,約194,000個。這樣的數據當可以表明,“清明節”仍是當今最被認可、最廣為人知的節日名稱,同時它也是官方認可的節日名稱。無論在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批準,由文化部確定并公布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中,還是在《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中,所使用的都是“清明節”。對節日名稱的堅守,是對節日本身的認同。

  (二)對感恩孝親、慎終追遠價值觀念的堅守與調適

  百善孝為先!胺蛐,德之本也,教之所由生也!薄胺蛐,天之經,地之義,人之行也!敝袊鴤鹘y社會,尤其漢代以降,將孝視為天地人所應遵循的道德原則與根本,重視孝的價值。盡管關于孝的具體所指有不同看法,但在農業宗法社會,生養、死葬、亡祭是孝的基本內容,即孔子所謂“生,事之以禮;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中國傳統社會的主流價值觀念不僅主張慎終,感念父母的恩德,辦好父母的喪事,祭祀父母的亡靈,而且要追遠,對遠代祖先也要虔誠地祭祀,并充分肯定慎終追遠的道德教化養成價值,所謂“慎終追遠,民德歸厚矣”。對于這一主流價值觀念,社會上不僅有《孝經》《二十四孝》等專門闡釋弘揚孝道的書籍和故事,更有一整套制度安排,比如以孝治天下的治國方略、官吏遭逢父母喪事須停職守制的丁憂制度、宗廟祠堂之設以及完善的定時祭祀制度等等,對其加以維護。但進入近代以來,傳統倫理道德飽受一些人的質疑和鞭撻,孝道亦在被攻擊之列,家族崩解,祠堂倒塌,定期祭祀制度亦受到貶抑。不過,盡管如此,感恩孝親、慎終追遠的價值觀念在民間并沒有失去根基,仍然居于主流地位。這可以從近年來每到清明、中元、十月一、冬至等傳統祭祖時間都有大量民眾參與其中看得十分清楚。如果說民眾用自己的身體實踐在堅守著感恩孝親、慎終追遠的價值觀念,那么國家則用政策行動表明自己的堅守態度!吨醒胄麄鞑、中央精神文明辦公室、教育部、民政部、文化部關于運用傳統節日弘揚民族文化的優秀傳統的意見》中明確提出:“清明節期間,要突出紀念先人、緬懷先烈的主題,引導人們正確認識和理解中華民族優良傳統和革命傳統,慎終追遠,珍惜幸福生活!

  中國傳統社會是農業宗法社會,城市化進程則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中國社會的性質,感恩孝親、慎終追遠價值觀念仍然得到延傳,這源于這種價值觀念反映了中國歷史文脈中人的根本需要,即對于認同、歸屬的需要。這種需要不因時代變化而消失。事實上,在快速城市化的背景下,認同、歸屬需要變得更加迫切。

  快速城市化使大量人口離開自己熟悉的環境到陌生的環境中工作和生活,從而造成其與原有身份的斷裂,與原有生活環境的斷裂,與原有人際關系的斷裂,與原有文化傳統的斷裂,從而產生強烈的漂泊感和孤獨感。在城市中工作卻沒有市民身份和待遇的農民工更是如此。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4年全國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目前農民工的總量仍在繼續增加,2014年為27395萬人,其中外出農民工(即在戶籍所在鄉鎮地域外從業的農民工)16821萬人,舉家外出的則只有3578萬人。農民工普遍收入低,工作強度大,生活條件差,社會保障不充分,又多只身在外,在城市中有強烈的被排斥感和無歸屬感。城市中倍感孤獨的人們比鄉村中生活的人們更迫切需要建立自己的認同感和歸屬感。

  當然,感恩孝親、慎終追遠的核心價值觀念在當下得到堅守的同時,也發生了從一家之親、一族之祖向人文祖先、民族祖先、革命先烈乃至陌生人的調適與擴展。這種堅守、調適與擴展,適應了現代社會的需求,成為清明節如其所是的觀念基礎和關鍵所在。

  在傳統農村宗法社會,個人身份主要在家族中獲得,因此感恩孝親、慎終追遠主要基于血緣關系,清明祭祀的對象主要是具有血緣關系的逝者。伴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速,民族國家的興起,家族在很大程度上解體,個人首先在家庭中獲得身份,同時,他也具有了民族身份、國民身份和文化身份,因而有了民族認同、國家認同、文化認同的需要。在這種情況下,感恩孝親、慎終追遠所針對的,就不再僅僅是基于血緣關系的父母祖先,也包括給予自己文化身份、民族身份的人文祖先、民族祖先,包括締造了國家因而給予自己國民身份的革命先烈。此外,城市化亦將許多人從熟人社會拋入陌生人社會,如何與陌生人打交道成為城市化進程中的重要課題,人們逐漸建立在各種情境下處理與陌生人關系的規則,包括如何對待陌生人的死亡問題。當代的感恩孝親、慎終追遠亦包含了對陌生人生命的更多尊重,對死難者的更多同情。

  (三)對清明節期的堅守與調適

  節期是節日的結構性要素之一,對于節日的存在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清明節是在農歷二十四節氣清明基礎上形成的民俗節日,清明節氣作為清明節的標志性時間,自唐代以來未曾變化,當今正在行用的《全國年節及紀念日放假辦法》規定清明節“放假1天”,時間是“農歷清明當日”,表明了官方對清明節期傳統的肯定與堅守。在民間,人們也是更加重視“正日子”。不過,正如前面已述,民間清明節并不局限于清明節氣日,而是一段時間。至于這一段有多長,傳統社會常常因地而異,但如今清明節期在更大范圍內趨于同一,并與放假制度密切相關,這是城市化的一個結果。

  城市化意味著大量人口從從事農業生產到從事非農生產的改變。農業社會中,節日是人們的生活框架,由于農業生產講究的只是不誤農時,對時間的管理不必過于精細,個人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較多,因此節期往往較長。而一旦進入城市,從事非農業生產,人們就進入就業組織嚴格的時間管理制度之中。在這里,鐘表發揮著重要的計時作用,時間被精準地分為工作時間和休息休假時間,假日取代節日成為生活的基本框架。人們已失去了自由過節的時間。過節不得不依賴于放假,節期的長短基本等同于假期的長短。2008年之后,清明節有了一天的法定假期,在實際操作中,又往往形成一個長達三天的小長假,這就為過節提供了必要的時間保障,但也限定了人們可以自由支配的時間。為了充分利用放假之便,也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人們總是盡可能地調整自己的行動時間,使其處于假期之中,F實生活中,也有不少人選擇在清明節前的周末時間掃墓,這同樣是對城市化的一種應對。

  (四)對清明習俗活動的堅守與調適

  節日是具有集體性的民俗事象,但是對于具體的人而言,過節都是生活事件,在那個被稱為節日的時間里,一個人做什么,不做什么,如何做,其實都是在特定生活情境中綜合考慮、多方權衡后的選擇,在其背后起作用的是個人的需求、偏好以及關于各種事情輕重緩急的價值判斷。在現代人的日常生活中,清明節的傳統習俗面臨著不同的態度。有的被視為不可替代,不能缺少,因此人們想方設法克服種種困難,利用各種可能的條件去實踐它;有的被認為可有可無,無關緊要,因而做與不做均在兩可之間;有的被視為與己無關,可以束之高閣,于是人們將其忽視或者拋棄;有的被視為落后、迷信,于是人們不僅自己拋棄不做,亦不希望別人去做。當然,亦有一些新的活動在新的需求中產生。

  在感恩孝親、慎終追遠仍為主流價值觀,人們仍然需要儀式建立、強化各方面認同感和歸屬感的現代社會,作為清明節傳統習俗中的一種,祭掃被視為最重要需要堅守的事情。然而,快速的城市化意味著大量人口從農村地區向城市地區的快速轉移與集聚,這勢必造成他們遠離故鄉家園,遠離祖先的親人墓地。為了清明節期間能夠祭掃,很多人暫時離開城市返回故鄉,由此清明節期間出現了類似于春節期間出現的短期大規模移民現象。但是由于種種條件的限制,比如沒有充足的時間、難以負擔往返的交通費用、身體狀況欠佳等等,并非所有在外的人都能跨越與墓地的空間距離。一方面是要為先人祭掃的強烈需求,一方面是現實條件對需求滿足的各種限制,二者之間就形成了巨大的張力,這種張力成為人們調整自身行為并引發清明節當前之變的重要因素。無論路祭、網祭、代祭、藍色公祭等祭掃方式的出現,還是在家的女性突破禁忌代替在外的男性成為掃墓的主角,均與此有關。它們都是親到墓地祭掃的習俗無法在現實條件下得以踐行的替代性措施。借助科技的發展,人們調整了祭掃的方式,卻也因此堅守了祭掃的傳統。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在調適中,人們仍然對傳統有所堅守。這些新的祭掃方式或者本身就與過去的某些做法一脈相承,或者在多個方面有意無意地保持著與過去的同一性。比如路祭,就與古代的望祭一脈相承!稄V雅·釋天》云:“望者,遙祭之名!蓖朗沁b望而祭。古代社會,盡管人的流動性較低,但因為戰亂、仕進、經商、游學等而背井離鄉的現象也不鮮見,遇到掃墓時節,便采用望祭的方式,如柳宗元說:“近世禮重拜掃,今已闕者四年矣。每遇寒食,則北向長號,以首頓地!彼未f綽《雞肋篇》記載:“寒食上冢,……其去鄉里者,皆登山望祭。裂帛于空中,謂之擘錢!庇衷诮拇ㄇh,“上冢期間,凡僑居異地,離祖墓較遠者,特備楮帛,就近鄰叢葬處望風祭,名為‘野祭’”。路祭與望祭的差別或在于祭的地點有所不同,儀式有所不同,但其內在的精神并無二致,甚至地點的選擇也都講究空曠通達、便于同遙遠的親人溝通之處。而網祭,雖然將祭祀行為從線下搬到線上,從真實空間發展到虛擬空間,但是在祭祀場所的布置、祭祀用品的使用、祭祀環節的安排等方面,網祭甚至比墓祭更加系統與完整。

  城市化還意味著葬法的改變。在中國傳統鄉村社會,提供葬身之所一般是家族的義務,死者多“入土為安”,遺體埋葬在家族墓地,自唐代以來,清明掃墓之俗盛行,各地形成頗具地方性但均與土葬相適應的祭掃儀式。而在快速城市化的進程中,土地資源的稀缺與城市中密集的人口使得傳統社會處理遺體的方式發生很大變化,國家從節約殯葬用地、革除喪葬陋俗的角度大力提倡殯葬改革,主張積極地、有步驟地實行火葬,改革土葬,并切實取得了效果。根據民政部2006年發表的《中國殯葬改革50年可圈可點》一文,50年來,全國共平掉耕地內和鐵道、公路兩側等地的舊墳墓1億多個,從1978年到2005年,火化遺體6727.1萬具,2005年全年火化遺體450.2萬具,火化率達53%。與此同時,“全國各地創新和發展了多種多樣的不占或少占土地的骨灰處理方式,普遍建立了骨灰堂、墻、廊、塔、樓、亭等設施寄存骨灰。同時,骨灰撒海、樹葬、草坪葬、鮮花葬、壁葬、吹灰葬、深埋不留標記等生態葬法為越來越多的群眾所接受!备鶕煌耆y計,全國有經營性公墓有1731個,農村公益性墓地有23萬個(包括骨灰堂和遺體墓地)。顯而易見,掃墓儀式與遺體處理方法和葬法關系密切。面對新的葬法,為了表達對逝者的敬意和緬懷,人們就不得不對祭掃儀式進行調適。比如在土葬方式下,添墳是清明掃墓儀式的重要環節,但在新的遺體處理方法和葬法中,已無墳可添;人們于是紛紛擦拭骨灰盒或墓碑,這也便成為重要的儀式環節。

  飲食活動與娛樂活動都曾經是清明節傳統習俗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過去,它們對于人們的生活具有多重意義。筆者的母親曾經說:“清明時節青黃不接,過去能夠在這時候喝碗菠菜湯、吃個雞蛋和多打,已是難得!比缃裎镔|豐裕,這些能在過去令人期盼的飲食不再令人期盼,飲食所包含的祈生祈豐的訴求也在城市化中失去意義。至于清明節的娛樂活動,在當前娛樂方式極為豐富的情況下,也變得可有可無。對這部分習俗,大部分人采取了無所謂的態度。

  清明節曾有豐富的農事習俗活動,它們附著于農業生產之上,或者是在精神層面和現實層面助力農業豐收的關鍵技術,或者是對農業豐收的美好祈愿。然而城市化已大大減少了從事農業生產的人。對于從事非農產業的人而言,這些農事習俗已沒有實質意義,他們用忽視或丟棄來對待這類習俗。而忽視或丟棄也是一種調適。

  調適還包括對與傳統習俗活動的批判與禁止。隨著城市化進程的加深,科技水平的進步,一些與信仰有關清明節俗不僅受到理性的批判成為“迷信”“陋俗”,而且被認為是導致一系列問題的原因。這里最典型的代表就是燒紙錢。燒紙錢本來是清明節產生時就有的習俗活動,如今則被認為“具有噪聲擾民、污染環境、樹木減少、還帶來火災隱患、紙灰清理麻煩等不利因素,與越來越講求環保、越來越講求文明的時代精神不合拍”。對于這樣的不文明方式,一部分人對其口誅筆伐,必除之而后快,并尋找出可以替代它的“文明祭奠方式”,如獻花、植樹、朗誦、折紙船、“天堂信箱”等。

  最后,調適也包括在傳統節日里有意識增加新的活動以適應環境的變化和新的需求。比如近年來佛、道等宗教團體也開始在廟宇寺觀中為一般民眾設置安放先人骨灰龕位的場所,并受到大量市民的歡迎和支持,為滿足市民清明祭祖的需求,同時也為增強自己的影響力,宗教團體發明了定期舉辦超度亡魂的清明思親法會的辦法并加以推廣,由此,“傳統清明祭祖的儀式空間由戶外轉向室內,參與儀式的主體由個體家庭轉為群體,儀式目的從傳統的思親報恩擴大到了具有公益性質的慈善事業”,成為了適應現代城市社會的節日活動。又如近來傳承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漸成文化自覺,為了更好地發揮傳統節日在弘揚民族文化優秀傳統方面的重要作用,國家頒布政策,要求“適應群眾的審美情趣、接受能力和心理特點,立足群眾樂于參與和便于參與,不斷創造新鮮多樣的節慶活動方式,以豐富多彩的形式彰顯民族文化的優秀傳統”。正是在這樣的文化自覺中,多個地方節會和多種節慶文化活動(包括以“我們的節日”為主題的系列活動)才經由精心的策劃組織而興辦起來,從而成為當代傳統節日生活中不能忽視的風景。依托清明節的地方節會和多種節慶活動,正是這其中的一部分內容。

  城市化進程中的清明節,是一項變化了的傳統。美國學者希爾斯曾說:“傳統發生變遷是因為它們所屬的環境起了變化。傳統為了生存下來,就必須適應它們在其中運作,并依據其進行導向的那些環境”。但傳統自身不會變。傳統的主體是人,傳統是被人改變的,是在環境發生變遷情況下人在特定情境中對于傳統加以選擇的結果,是對傳統采取堅守和調適(包括調整、拋棄、代替或增添)的態度和行動的結果。當下清明節以其所是的面貌存在,正源于其文化持有者當下的堅守與調適。

  三、結語

  城市化進程中傳統節日的現代轉換和命運問題,是國家和社會當前共同關注的話題。毫無疑問,與現代化、工業化密切相關的城市化,對于生長于傳統農業社會的傳統節日提出了嚴峻的挑戰,并成為傳統節日近現代以來式微的重要原因。然而,清明節的當下傳承與變遷顯示出,清明節本身具有接受變化的潛力,城市化帶來的變化則促進人們去改變它,令人們拋棄一些節日習俗的同時,也令人們重新解釋一些習俗,取代一些習俗,拓展一些習俗,發明一些具有發展成為習俗潛質的活動方式和活動內容,甚至重新發現和復興一些已經衰亡了的習俗。當然其間也不乏對一些習俗傳統的堅守。通過這些,清明節較為成功地實現了現代轉換,并藉此獲得了旺盛的生命力。如今它依然牽動著億萬中國人的心弦和腳步,成為現代社會日常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在很大程度上應對了城市化提出的諸多挑戰,適應了城市化所帶來的需求變化。它為“孤獨”的現代人提供了一種充滿溫情和敬意的人際關系,一個令人產生認同感和歸屬感的精神家園,并參與著城市文化和現代精神文明的建設與塑造。

  其實不僅清明節,其他節日如七夕節、重陽節、春節、端午節也在進行現代轉換。盡管轉換的方式并不相同,但它們都以自身顯示了城市化進程中傳統節日命運與式微衰落截然不同的另外一種現實性,也彰顯了民間高超的智慧和強大的調適能力。事實已經證明,對于傳統節日而言,城市化所帶來的不僅是挑戰,亦是機遇。只要珍視我們的文化傳統,給予自由傳承的空間,稍加引導,民間智慧和調適能力就能發揮巨大作用,不僅可以使傳統節日適應現代社會,亦可以使現代社會的普羅大眾因之而生活更幸福,心靈更安寧。

扑克牌21点游戏怎么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