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息動態 > 學術前沿

“能織牡丹見奇功”:曹州繩編的文化研究

來源:《民俗研究》2019年第2期       發布時間:2019/5/27 17:26:54

  曹州繩編是山東省菏澤市定陶縣的一項傳統民間技藝,當地俗稱“牌子花活”或“對牌官花”,簡稱“牌花”。它是從中國古老的繩結技藝發展而來,明清時期在曹州名門望族的繡樓中廣為流傳,逐漸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和體系,產生了享有“看花聽鳥”美譽的《曹州十樣景》等代表作品。近年來隨著國家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視和大眾對于“中國結”的關注,曹州繩編又重新走入人們的視野。曹州繩編的傳承人們經過多年的研習和挖掘,復原了大部分失傳的經典作品,使這門古老的技藝煥發出新的光彩。2008年12月,曹州繩編列入菏澤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曹州繩編”由此定名。

  國內對于繩結較早進行研究的是陳夏生,她于1981年起與臺灣《漢聲》雜志社合作出版了《中國結》以及《手打中國結》①等專著,從中國結的源流、知識、技藝等方面進行了總結,并將這種中國傳統的編結藝術定名為“中國結”。目前市面上關于中國結的書籍數量不少,基本上是關于編結種類、材料、技法及應用的介紹,系統探討繩結文化的則較為少見。對于曹州繩編進行專題研究的有于亮的博士論文《女功與教化——曹州繩編中的儒家教化機制研究》②,重點對女功在儒學語境下的教化機制進行探討,這無疑是抓住了這一民間工藝的社會語境的核心,但仍未能將這一技藝活動進一步與地方民俗生活結合起來,在國家與地方社會的“禮俗互動”③層面予以落實。本文以上述研究為基礎,試圖將地方歷史發展脈絡的梳理,與曹州繩結的種類、工具、材料、技法等工藝本土的“細描”結合起來,理解這一民間工藝與當地民俗文化的關系,探討其在當代社會中繼續發揮文化、藝術、經濟等多重價值的路徑。

  一、曹州繩編的起源與發展

  (一)曹州歷史

  曹州是菏澤的古稱,上古時期即為華夏部落活動的核心區域,享有“天下之中”的美譽,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菏澤地區地處魯西南地區,為黃河中下游沖積平原,地勢平坦,土地肥沃,四季分明,日照充足,水資源豐富,是比較典型的農業生產區,也是傳統的重要產棉區。據史書記載,早在春秋、戰國及西漢時期,這里的手工麻紡織、絲織就有相當規模,到了南宋,隨著棉花的種植栽培,棉織品逐漸代替了麻織品和絲織品。明末清初,開始有了一些私人辦的印染作坊。菏澤人民一直以土紡、土織、土染為衣著來源,紡紗織布為家庭手工業。悠久的紡織業基礎為曹州繩結的傳承、發展提供了深厚的土壤。

  定陶位于今菏澤市的中部,故稱陶、陶丘,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城。先秦至東漢時期定陶的經濟文化發展繁盛,因地理位置優越,交通便利,商貿頻繁,成就了范蠡這樣的千古商圣。范蠡的遺跡在定陶縣內分布廣泛,有范蠡墓、范蠡湖等,以范蠡命名的街道商鋪也很多,如“陶朱公大街”“范蠡商城”,體現出濃郁的商圣文化。元明以來黃河與運河為交通運輸提供了很大的方便,當地的紡織產品通過漕運輸送到外地,在江南地區都有很好的銷路。據清代光緒年間《曹州府志》記載:“曹縣民務耕桑,與菏同俗。定陶植桑蠶,所產棉布為佳他邑,……賈人轉鬻江南為市!

  黃河帶來充沛水源和肥沃土壤的同時也帶來了水患,魯西南地區也是歷史上有名的黃河泛濫區域。定陶境內深受黃河決堤、改道之苦,造成了當地經濟、生產發展的相對遲緩、滯后。直至今日,定陶在民風民俗、民居村落、節慶禮儀等方面仍保持了較多農耕文明的痕跡,具有濃厚的北方農村生活特色。歷史上魯西南地區部分為魯國屬地和鄰屬,定陶距離孔孟之鄉曲阜、鄒城不遠,這一地區深受儒家思想的影響。清順治年間編纂的《定陶縣志》中“封域志·風俗”下所輯錄歷代文獻對定陶的風土人情有所描述:

  尚禮儀,重廉恥,業桑麻。

  農工勤于耕織。商賈雜四方之民。女工治絲,枲纂組,無惰游。(1)

  由此可見,此地植桑種麻、男耕女織的農耕生活景象和注重禮義廉恥的淳樸民風。曹州繩編的起源,與這一地區的歷史、地理、經濟、文化都有著密切的關系。據曹州繩結目前的傳承人秦懷忠介紹,其家族繩結技藝的傳承是由明清代開始的。由于當時發達的漕運、優越的地理位置和當地經商的傳統,秦懷忠外祖母宋秀卿的祖上在曹州地區經營玉器生意,而玉器需要繩結的連綴裝飾才能佩戴,由此慢慢發展為精湛的繩編藝術。據宋秀卿說,繩結技藝在家族中已經傳承八、九輩了,但詳細的起源與譜系無法考證。曹州繩結的傳承一般為家族內部的傳遞,隨著子女的婚姻關系交叉傳承共同發展。秦懷忠按照老輩的算法,將自己算作第十代傳人,繼承起外祖母的繩結技藝。目前,秦懷忠與其妻子車里紅專職進行曹州繩結的生產營銷與研究,并帶領親朋好友及對繩結技藝感興趣的人們一起將這門傳統的技藝發揚光大。

  (二)曹州繩編的發展傳承

  女媧是全國各地繩結手藝人普遍供奉的“行業神”,曹州地區也不例外。當地繩結藝人認為其工藝是女媧創造并傳承至今的,因而都會在家中供奉一尊女媧神像予以祭拜。廣泛傳唱于曹州民間的《唱花歌》,在對曹州繩編式樣詳加描繪的同時,第一個詠唱的就是女媧:

  《唱花歌》

  豪門闊院大廳房,富貴人家有寶藏;

  姑娘推開繡樓窗,聽俺來把花歌唱。

  天神女媧開天荒,引繩泥人造人忙;

  堯天舜日結漁網,曹公設坊女紅尚。

  秦公無道工坊苦,晝夜結帶送阿房;

  霸王筑好點將臺,戚姬結等漢王。

  大唐花結奉寺院,佛門八寶有盤長;

  兩宋有節醡漿草,雕木刻花繡樓窗。

  明清繡坊盤花活,神結塑成花模樣;

  牌子花活牌子繡,姑娘何時做嫁妝。

  據當地傳說,曹州繩編的發展與傳承大致經歷了以下幾個階段:

  春秋時期桑蠶和麻制作物已經在山東成為主要的經濟作物,山東成為全國的紡織商貿中心。據山東定陶縣志編撰委員會工作人員介紹,處于魯西南地區的定陶也深受影響。在馬集鄉窯廠等地至今仍保留著一定的桑蠶種植面積,紡織行業流傳至今。隨著紡織業的發展,繩結技藝在春秋時期的繡樓中逐漸產生。

  秦漢時期被稱為“結”的繩結就已經在曹州大地流行起來。古曹州一代就有男子跑馬走四方時佩戴的結,這是家中妻子為保佑丈夫平安,牽掛、期望其早日返回家鄉的信物!逗鬂h書·輿服下》記載:“秦乃采連結于琢,光明章辰,轉相結綬,故謂之綬,漢承秦制用爾弗改!本R帶在秦漢時期是區分地方各個大小官員的重要標志。

  唐宋時期繩結在曹州地域得到迅速發展。唐宋時期是全國經濟商貿活躍時期,這個時候玉器作為身份地位的象征迅速在“天下之中”的曹州流行起來,人們佩戴玉器等裝飾物來表明自身的社會地位。作為玉器必要配件的繩結裝飾物因此逐漸發展,繩結手工技藝越來越精湛,迅速成為女功中的手工技藝在曹州大地豐富起來。盤長在唐宋時期發展的尤為繁盛,延伸至今已成為享譽世界的中國結藝。

  曹州繩結走到明清已是繁榮時期,所流傳下來的資料相對也多,著名的“曹州十景”也是在這個時期產生發展。曹州繩編在當地被稱為“牌子花活”或“對牌官花”!皩ε啤笔且环N特制的用于支取物品的信證物,成雙成對制作,或制成后從中剖為兩半,使用時合在一起進行核對。對牌有木、竹、金屬、玉等多種材質,有的上面書寫或鐫刻圖文、號碼,以傳達數量、種類、等級等更多信息。曹州的繩結“牌花”,應是這種“對牌”中具有工藝特色的一種。清代宮廷的后宮及皇親國戚在婚嫁、壽誕等重大慶典中,有向民間名門望族征集專用吉祥陳設品及日用品的活動。征集的品種包括荷包、香囊、刺繡、繩結等做工精良的女紅制品。因這些工藝制品是通過官方征集而進獻宮廷,因此民間統稱為“官花”。

  關于曹州繩結如何成為進貢皇家的官花,當地有一個傳說流傳。明代宋閣老(宋訥)的胞弟(人稱“宋老冤”),為避禍定居定陶。宋閣老每逢谷雨來曹州賞牡丹,在宋老冤家小住。某年宋閣老年邁染病,哀嘆不能再去曹州看牡丹,宋老冤心靈手巧的女兒惠娘日夜忙碌,為伯父編結出兩朵栩栩如生的繩藝牡丹送去。宋閣老大喜過望,病體康復,遂將此物送與后宮馬皇后。從此以后,繩藝牡丹成為貢品。

  此外,這一時期曹州已經有了與編織繩結有關的民間活動。每年的正月十五和七夕時節,當地民間多有專門針對繩結的“賽花會”,是未出閣的姑娘展示手藝、尋求心上人的好時機,也能激勵她們學習繩結工藝。清末國運衰敗,曹州經濟走向沒落,繩結工藝由于費時費力費財等原因逐漸失傳。

  自20世紀90年代起,伴隨著中國傳統文化的復興,各種各樣的“中國結”開始流行。從形形色色的繩結裝飾,到飾有各式繩結盤扣的旗袍、唐裝,“中國結”處處裝點著人們的生活,曹州繩結技藝也開始復興。2008年12月,曹州繩編列入菏澤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曹州繩編”由此定名,并引起社會的關注。

  二、技藝中的民俗

  (一)工具

  曹州繩編工藝手法多樣,需要借助一定的工具對繩子進行扭、拉、拽、扯等動作,輔助制作成完美的作品。曹州繩編的編結工具大多就地取材,也經常靈活地借助于各種工具,形成了獨特的地方特色。

  1.蓮花鼓

  蓮花鼓是用來固定繩結、便于精確定位的一種工具。它整體呈墩形蓮花座狀,四周飾以飽滿的蓮花花瓣,鼓的頂面均勻排列著間距、大小相同的小孔,約有筷子直徑粗細,用以插小木棍進行定位。配合蓮花鼓使用的是木制或竹制的針,用來按照設計意圖在木棍之間穿引繩線進行編制。鼓上排列的孔的間距決定了所做的繩結的尺度,一般會做幾種不同間距的孔在蓮花鼓上,用于制作大小不同的繩結。它有效地解決了制作過程中無法雙手同時既要拽緊繩子又要進行編制的問題,也可使編制出的繩結尺度更規范,是編制繩結必要的工具。

  蓮花鼓的設計體現了民間智慧,除了多種實用功能還體現了文化及生活樂趣的融合。蓮花鼓的中心雕有一對“陰陽魚”,象征八卦,周圍均勻分布的孔代表蓮蓬,同時象征著二十四節氣,承載著道家思想以及人們年年有余(魚)的愿望。更為有趣的是,蓮花鼓還可以當作一件逗弄孩子的玩具。用手指快速地在鼓上的小孔間摩擦,會發出高高低低的“哇哇”聲,像是一只只青蛙在鳴叫。婦女們在編制繩結的同時,用蓮花鼓來哄孩子逗樂,舒緩了勞動的枯燥乏味。

  2.觿

  觿的造型多樣。一般為角形,一頭尖銳,另一頭為貔貅或者祥云等形態;也有些觿兩頭均為尖銳狀。觿的用處之一是方便拆結;其二是用于整飾造型,如編制花朵和葉子之后,可以把原本扁平的造型整理成立體的形態,使之變得飽滿有弧度;其三是整理結與結之間關系,繩結藝人用手去整理繩結不但會使繩結縫隙之間沾染上臟東西,而且用手指去調試精細的繩結比較費力,這時候觿的用處就顯而易見。有些觿是帶有針眼的,這樣不僅可以解結還可以進行繩結的穿引。觿是用來做小活用,主要做一些平常用的小繩結。

  觿的使用歷史久遠,古時人們以獸骨作觿用來解結!墩f文》中解釋為:“觿,配角,銳耑,可以解結也!惫艜r兒童有配觿的習慣,腰帶系的結基本都用觿來解,“童子佩觿”就用來形容小孩有才可以解百結,沒有難得住的問題。

  3.梭箍

  梭箍是做一些大規模的造型的時常用到的,材質大多為木制,形狀多為橢圓形,中間有兩個孔用以穿線。梭箍的一個用處是盡量減少手與線繩的接觸,避免因手接觸過多使繩線綿軟,保持繩結和手的潔凈。另一個用處是可以幫助手藝人邊做結邊整理線。做結的過程中,如果繩線比較短,繩線子所走的路線也比較短,直接用手撥弄就可以;但是在繩線比較長、用量比較大的情況下,就需要借助梭箍來整理發生糾曲的繩線,以保持繩線的平直。梭箍在花活中是做大活用的,就是在做大型繩結造型的時候用,而觿是做小活用的。用梭箍整理線繩的原則是“用短不用長”。

  4.骨針別、木針別

  一頭尖并且帶有針眼的楔形狀的骨制或木制長針,相當于如今穿插毛衣制品的長針,主要作縫花穿線用。針別的使用大量節省了手工穿插的時間,在多條復雜的繩線中能快速地找到每一根繩線,避免了雙手同時捏線的不便,有助于更準確快速地進行繩結的制作。針別的尖端大部分為圓滑狀而非尖銳,這樣在穿插的過程中圓滑的尖端會順暢地避開繩線,防止不必要的刺破。另外,針別還有調整結與結之間空隙大小的作用。

  5.軟木墊或棉包墊

  主要用以固定繩線、便于穿引,又叫“花枕”,在制作玉佩絡子和盤長時常用到。

  6.刮板

  用來調整“官花”花瓣、葉子或花籃的邊緣弧度走向及彎曲度用的。由于手工編結的花瓣及葉子是平面的,這就需要用刮板進行造型,做成有弧度的立體效果。另外,方勝等繩結的走向及間隙間的整形都可以用到刮板。

  7.鑷子

  用來整理那些手指不容易觸碰到的花結。對于一些細小的結體來說,用手指纏繞穿插不易掌控,這就需要用鑷子代替手指來進行這些細致的操作。過去使用鐵制、骨制或牛角制的,一般來說骨制的更易于使用,既有韌性又不傷線。

  8.尺子

  尺子一般用來丈量繩線的長度。制作不同的繩結需要不同長度的繩線,有經驗的師傅熟知制作各種繩結所需的繩線的長度,可以事先用尺子量出裁剪好便于編結。

  9.毛刷

  主要用來清理附著在繩結上的灰塵、線頭等。制作完成的繩結難以清洗,且容易變形,需要用到毛刷常常拂拭進行保養。

  10.鐵絲

  鐵絲主要是制作大型繩結時作支撐材料用。制作梅花、牡丹的枝干等大型花活時,需要使用粗細不等的鐵絲擔當骨架以固定形狀。由于鐵絲容易氧化生銹,為避免影響繩結的色彩,需要在鐵絲外面裹上一層軟塑料。這需要去專門的工廠來訂制。

  另外常用到的工具有剪刀、畫粉、打火機、工具盒等。

  (二)材料

  曹州繩編所用到的材料并不復雜,主要是各種線、繩等。過去傳統的“花活”使用的主要材料是絲線,現代繩結使用的材料主要為化纖的中國結線和玉線。其他常用的材料還有膠和各種配件。

  1.傳統的絲制品

  傳統的曹州花活使用的主要材料是從蠶繭中繅絲加工而成的絲線,也有用棉線、麻線的,還有一些摻雜了動物羽毛、絨毛及手工撮合植物經脈而成的線、繩、索、纜等。一般三絲擰成一股,三股又擰成一線,三線擰成一繩,三繩則為一索,三索又為一纜。舊時交流不便、工藝分工不細,很多曹州繡樓的姑娘們做花活用到的線、繩、索、纜等原料都需要自己制作。

  線:由兩股或是兩股以上的單紗或絲經一次或多次合并拈合而成。

  繩:由多股紗或線拈合而成。

  索:由兩股以上的索拈合而成,一般在花活中做樹干用。

  纜:由兩股以上索拈合而成,主要做樹根、樹干、花籃用。另外,在年節或喜慶的日子,大戶人家常用索與纜絡結裝飾門戶,并在結上系上布藝紅花,結體醒目,充滿豪氣。

  絲線制成后要進行染色加工。過去都是由染坊根據訂貨人的需要染成相應的各種花色并送貨上門。由于絲線是女紅專用之物,送貨的往往是各個染坊的女掌柜。這些女掌柜常年出入大戶人家的繡樓閨閣,對誰家喜歡什么花色、誰家的姑娘手工好壞都一清二楚,時間長了就會形成一種固定的供需關系。據記載,過去曹州的冉家染坊最為出名。由于冉家數代經營染坊生意,漂染技術精湛,所染的絲線顏色準確豐富、色澤鮮艷、不易掉色,廣受歡迎。往來于曹州大戶的冉家染坊女掌柜被當地人稱為“冉干娘”,因為她們在經營絲線生意的同時也搭橋牽線做媒,如果促成一對姻緣便可收入相當可觀的謝金。

  傳統絲線制品取自蠶絲,纖維細柔平滑,光澤溫潤亮麗,富有彈性和立體感,是一種高級、環保的天然材料。而且絲線經由手工染色,色彩處理的可控性強,能夠調配出豐富、微妙的色彩色調,柔和細膩。采用絲線編制的繩結制品格調清雅,沒有化纖制品的“火氣”,感覺高檔。然而天然的材料和大量的手工工序使得絲制品的造價也相對高昂。另外手工染色固色性差、容易老化褪色,一般絲織品一兩年后就失去了鮮艷的光澤。所以古代很多絲織錦緞制品都是一次性的,尤其是皇室貴族所用的高級服飾裝飾,用過之后便不再重復使用。由于這些不利因素,現代繩結已經很少使用天然的絲線制品,而是改為大量使用各種化纖繩線為主要材料。

  2.現代化纖繩線制品

  現代化纖繩線制品非常豐富,根據原材料、結構等的不同可以分為很多種類。據傳承人秦懷忠介紹,市面上的化纖繩線品質差別也很大,需要多次嘗試、比較、選擇才能找到合適的產品。比如繩線的硬度要適中,太硬了操作不便,結形也不易控制;太軟了編出的繩結不挺括,輪廓不清晰。秦懷忠使用的化纖繩線以錦綸為主,再差一些是滌綸或腈綸的。經過多年的嘗試、摸索,秦懷忠已形成了若干固定的進貨渠道。

  目前,曹州繩編使用的材料主要為中國結線和玉線,都是化纖制品。中國結線相對較粗,根據粗細的不同分為不同的號數等級。如1號線的直徑為12mm,4號線的直徑為3.5mm,7號線的直徑為1.5mm。編制大型的花結一般使用中國結線。玉線相對較細,一般分為A、B、C三種規格,A玉線直徑為1mm,B玉線直徑為1.5mm,C玉線直徑為2mm。玉線表面光滑,硬度適中,用途廣泛,制作項鏈、手鏈、腳鏈、手機提包掛飾等經常用到。此外,各種股線、花線、金線、繞線、蠟繩等根據編結的要求也常會用到。

  與傳統絲線相比,化纖繩線的優勢一是價格低廉,適于大批量生產;二是結實耐磨,編結時易于處理操作;三是色澤鮮艷,不易褪色、變色,能夠維持約五六十年不變。因為這些特點,在現代繩藝、結藝中化纖材料取代了傳統的絲制品成為繩編普遍采用的原料。但是非天然的原料與染色工藝使得化纖繩結制品存在色彩生硬火氣、不雅致不含蓄、有低廉感等問題,這是在今后的生產制作中需要努力解決的。

  3.榆樹膠

  繩結編制完成后需要使用膠來固定線頭及定型。編制結束后將邊線剪斷,為防止尾線脫落,需在邊緣處涂抹榆樹膠,膠干后絲線既不會變色也不會退結。榆樹膠的另一個用處是可以做繩結的整理定型。

  傳統曹州繩編使用的是取自當地的榆樹膠。榆樹膠是一種自制天然膠,古代女子常用它來梳妝盤發,作用相當于現代的摩絲。其制作方法是取當地榆樹較嫩的內皮搗碎,浸泡于水中數日將汁液提出,適度加熱去掉部分水分得到適宜的粘性即可使用。使用時取汁涂抹于繩結線頭處即可。在現代的曹州繩編中傳承人也堅持利用繩線本身扭、結等力量進行固定,用天然的榆樹膠進行粘結定型,努力保持純手工的工藝特色。而在其他地區的繩編中,線頭的固定大多用火機、熱融槍等對化纖繩燒烤,然后迅速用手或鉗子捏緊。塑型固定時則常用膠水、雙面膠、熱熔膠、清漆等化工材料。

  4.配件

  編制繩結時通常需要各種環、扣用以連接,一般為金屬制。另外還常需要一些配飾,包括不同材質的珠子(玉石、陶瓷、琉璃、金屬、木制、塑料等)、掛墜吊墜、銅錢、飾帶等。

  (三)曹州繩編的技法

  曹州繩編依靠手工編制,編結技法多種多樣,主要是十個手指對繩線進行操作,正如花歌里唱的“爹娘生十指,十指生百巧”。繩編的基本手法包括穿、絡、縛、擰、擠、纏、系、辮、扎、盤、捻、扭等,要根據所做結體的不同形態來選擇合適的手法。在漫長的發展過程中,繩編藝人對于編結手法的運用積累了豐富的經驗,這在《賽花歌》(曹州老十樣景花歌)中可見一斑。

  《賽花歌》(老十樣景花歌)

  正月十五嘞張花燈,玉盤嘞戲珠游真龍。

  富貴人家嘞花燈好,各家嘞小姐賽花紅。

  大姑娘穿嘞靈芝草,千年靈芝萬年松。

  二姑娘捻嘞小蛐蛐,蛐蛐藏在蘭草叢。

  三姑娘扭嘞蟠桃樹,蟠桃樹上睡猴童。

  四姑娘擠嘞花蝴蝶,蝴蝶展翅戲花蓬。

  五姑娘扎嘞石榴枝,石榴花開笑石榴。

  六姑娘擰嘞葡萄藤,七夕葡萄泛紫紅。

  七姑娘系嘞鳳凰結,鳳穿牡丹貢朝廷。

  八姑娘絡嘞花二喬,一籃錦繡宛臂中。

  十姑娘盤嘞東海龍,東海龍王蟠柱生。

  有個丫鬟不服氣,拿出花活有一幅。

  眾人看罷捂嘴笑,笑嘞丫鬟兩腮紅。

  姑娘姑娘你別笑,俺這一年百搭功、

  俺想盤個關老爺,保佑小姐有洪福。

  手忙腳亂沒織好,不怪丫鬟怪關公。

  都說關公武藝好,不練大刀練胡工。

  點心茶水香瓜子,破迷小曲唱的紅。

  姥爺發話賞銀兩,明年花會見奇功。

  據秦懷忠的外祖母宋秀卿女士說,這首關于繩結題材與手法的《賽花歌》已經在其家族中傳頌八、九代了,其中所提及的編結技法隨著歌謠的傳頌在曹州地區廣泛流傳,起到了很好的記錄和教授作用。

  曹州繩編對于結體的塑造完全靠手上的力道來把握,多一點或少一點壓線的規律就變了。編結時繩與繩的排列要規整、均勻,繩線的方向、編結的松緊非常重要,緊了“發死”,不自然;松了邋遢,不成型。結體不同,手勁的松緊、繩線的走向各不相似!叭志,七分調”,手工編制畢竟不可能絕對規整,結體制作完成后需要用觿、刮板等工具進行調節和整形,對工具的運用也要熟練掌握。要做到這些,需要勤加練習,掌握扎實的基本功;也需要多動腦多思考,慢慢地琢磨體味;更需要有耐心有定力。

  為了便于技藝的傳授,曹州繩編藝人將繩編的手法、題材等編成了一首首“花歌”“花決”,這些花歌往往簡明易懂,合轍押韻,生動風趣,在傳授技能的同時緩解了勞作的枯燥,豐富了生活。其中有一套《花決》是需要編結者熟記的。

  1.心平如明鏡,氣和似湖水。

  2.花開心如醉,嬌艷滴玉穎。

  3.絲線看似鄰家女,不扭不纏身秀溜。

  4.夜不觀色色誘人,盈光做花花喜人。

  5.悶不絡花花不老,喜不絡花花不跳。

  6.怒不染繡,喜不結花。

  7.看花不摸花,摸花是老花,花花是啞巴。

  8.小姐打宮絳,三分編,七分調,乾坤離坎要記牢。

  9.人心不定,輸得干干凈凈。

  10.人氣不和不出景。

  11.一不能偷(工),二不能搶(時)。

  12.會織百花不算巧,能織牡丹算奇功。

  13.爹娘生十指,十指生百巧。

  14.縱使長眉纖指目三分,終然十學九不成。

  15.三伏不結花,結花脂粉大。三九不盤絡,盤絡起疙瘩。

  16.色不美不治,線不佳不治,心不定不治。

  17.藏拙漏巧。

  在這些口訣中,除了具體編結技法的傳授,還講到了進行繩編的心境、態度、時機、環境、難度等。雖是寥寥數語,卻涉及到繩編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其中強調的“心平如明鏡,氣和似湖水”的態度,不僅適用于繩編,也適用于其他各種工藝形式,與我們今天倡導的“工匠精神”異曲同工。也由此可見,曹州繩編不僅僅是一門單純的手工技藝,其中所蘊藏的文化內涵更值得我們深思。

  (四)形式風格

  曹州繩藝的藝術特色蘊涵著鮮明的民族特色與濃厚的鄉土氣息。不管是在繩結的造型特征、色彩和精雕細琢的工藝上都有別具一格的藝術特色。

  曹州繩編設計精巧,尤其擅長表現自然之美,講究“一物一景”的創作原理,題材多數制仿自然生物,取法于自然,頗為生動,充滿詩意,形成空、飄、細、工的藝術特色。

  曹州牌子花活用感知型造型、寓意型造型來表現十樣景,是曹州繩藝的兩大主題藝術特色。感知型造型的創作不追求微妙的光影變化與精確的比例關系,而是重感情、重心理感覺和視覺的審美需要。寓意造型則是通過簡單的繩結結構與感覺印象相結合,創造出具有豐富寓意的作品以表達某種情感和意境。主要有諧音造型(如“蓮年有余”即年年有余)、假借造型(“花開富貴”即借用牡丹花的形象代表富貴)、象征造型(如“踏雪尋梅”象征不屈不撓的人格)、聯想造型(如“子孫萬代”即用帶藤和花的葫蘆代表子孫繁多)、反義表達造型(如用蝙蝠或象征蝙蝠的紋理來表達“福壽綿長”的寓意)。

  (五)色彩

  曹州繩結的色彩變化多樣,一般是根據編制對象的不同來決定色彩的選擇,正所謂“色不美不治,線不結不治”,可見配色在曹州繩結中尤為重要。曹州繩結的配色也主要是以花歌的形式傳頌,如《繩藝花歌》就概括了對色彩的運用。

  《繩藝花歌》

  七彩絲繩七彩線,大姐編花小妹看;

  編朵茄花紫溜溜,編罷茄花編眉豆;

  眉豆花兒開滿架,編罷眉豆編絲瓜;

  絲瓜花兒黃似金,編罷絲瓜編金針;

  金針花兒骨朵長,編罷金針編海棠;

  海棠花兒顫巍巍,編罷海棠編刺玫;

  刺玫花兒直扎手,編罷刺玫編繡球;

  繡球花兒圓溜溜,編罷繡球編石榴;

  石榴花兒紅鮮鮮,編罷石榴編牡丹;

  牡丹花瓣千千層,姹紫嫣紅奪天工;

  會織百花不算巧,能織牡丹見奇功;

  對牌觀花牡丹秀,牌子花活傳千秋。

  花歌中蘊含的配色原理主要針對不同所編制的對象進行相搭配的色彩。其中茄花配色為紫、絲瓜花配色為黃、石榴花配色為紅、牡丹姹紫嫣紅等。當然最具代表的曹州十景中每一景都有不同的配色,其中子孫萬代的配色流傳花歌為:

  《葫蘆歌》(子孫萬代)

  青須頭里走,

  玉花后頭跟,

  早知不結果,

  當初不留她。

  《子孫萬代》的原型是帶藤和花的葫蘆,這里的配色正是花歌中的青須和玉花。

  隨著時代的發展,從以前染坊對繩線的色彩配置都現如今工廠的現代化科技發展,繩線的色彩越來越豐富,能夠滿足人們制作繩藝的更大需求,色彩的搭配也是林林總總。但是作為主要的繩線色彩上來說運用最多的則是一下幾種:

  紅色,中國紅在曹州大地很受歡迎,人們喜歡用紅色的絲線編成各種結飾來掛在家里或是孩童身上以盼驅邪避兇,平平安安,紅色在平安結、吉祥結、如意結、祥云結、福字結等結體上運用最多。

  黃色,作為紅色的輔助色彩,黃色在結繩中起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在一些漢字結上運用最多,呈現紅色盤長內附黃色字的形態。在曹州十樣景中“官花牡丹”中使用最多,牡丹的色彩很多呈黃色狀態,另外在繩結飾品中作為襯托來使用。

  綠色,作為中國玉石的主要搭配繩線,綠色是最符合人們視覺觀賞的色彩,對翡翠玉石來說他們的同類色即為綠色。在玉石的編制上綠色的繩線占據很大位置。在我國傳統文化的影響下,翡翠玉石等物件上搭配傳統的綠色繩線中國結,與玉石文化的含蓄內在相統一,表達了人們對平安的深切愿望。

  藍色,作為裝飾色彩藍色主要被運用到團錦結或者其他不太大的結體上,中間鑲嵌一顆珠子,古時一般掛在馬車里當裝飾。

  金、銀色,目前市場上還沒有出現利用這兩種純色線制作的結藝,金、銀色一般穿插地用在單一的色彩之中,比如說絡子中間作為點綴的閃光點,與其它任意一種色彩都能相搭配。并且金、銀色在流蘇的使用中尤為頻繁,主要用在流蘇的捆綁線之中,給人華麗高雅的富麗之感。

  三、結語

  從20世紀90年代起,伴隨著中國傳統文化熱而流行起來的“中國結”,特別是21世紀初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運動的興起,曹州繩結進入當代大眾視野并作為一種文化符號和裝飾形式開始流行起來,這是這一傳統工藝興盛的外因。秦懷忠、車里紅等曹州民間藝人對于這一技藝的由衷熱愛與長期堅持,尤其是近20多年來對于相關工藝技法的復原、發掘及繩結文化資料的收集、整理,則是其內因。有曹州厚重的歷史文化積淀為依托,以“心平如明鏡,氣和似湖水”等行業古訓作保障,曹州繩編近些年來的發展是可喜的。然而,它畢竟是伴隨著傳統農耕文明而興起的一種民間工藝,當下興盛勢頭能夠延續多久,發展前景如何,并不樂觀。當務之急,是詳細記錄、留存其材料、技法、工具等工藝形式,深入挖掘其粘連于地方社會的民俗文化意蘊。以此為基礎,助推這一傳統工藝在當代社會繼續發揮其文化、藝術、經濟等多重價值。

扑克牌21点游戏怎么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