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息動態 > 學術前沿

孝:中華傳統文化的核心范疇

來源:《民俗研究》2015年第2期       發布時間:2019/5/27 17:28:36

  “百善孝為先”,是中國人共同的認知,“孝”是中國人最基本的為人處世準則。幾千年來,遵之者被贊,違之者被唾。它對中國社會的穩定、公序良俗的建構、個體人格的塑造都起到了巨大的作用!靶ⅰ彪m然產生于中國古代社會,但時至今日仍有積極的社會意義。

  一、中國“孝”觀念產生的兩大動因

  孝,金文中寫作:

    造字本義是兒孫攙扶老人,表示奉養和服從父母、長輩!墩f文解字》中說:“孝,善事父母者。從老省,從子。子承老也!弊韵惹匾詠,“孝”的含義一以貫之。

  “孝”觀念的產生和體系化源于中國古代社會的兩大原因:農耕文明和宗法家族制度。據考古發現證明,新石器中晚期,在我國的許多地區已經出現了較為成熟的原始農業,如浙江余姚河姆渡遺址第四文化層中就出土大量交相疊壓的稻谷、稻稈、稻葉、谷殼,厚度一般在20~50厘米之間,最厚處堆積達1米以上。從堆積的面積和厚度折算,稻谷總量在百噸以上。據專家鑒定,這一堆積層主要是人工栽培的稻谷,其中混雜著少量采集來的野生稻谷。有學者研究后認為,河姆渡人的水稻種植已經脫離初期的零星播種,進入原始農業規模種植階段;稻谷已經成為河姆渡人的主食,早期人類一直賴以生存的采集和漁獵已降到輔助的地位。學界一般認為至遲到殷商后期,我國的主要經濟生產方式已經轉向農耕生產,進入農耕社會。農耕與漁獵采集的最大差異在于:在漁獵采集生產中,身強力壯的青壯年人起著主要的作用,他們可以獲取更多的食物,是一種對“力量”的崇拜,故當時有“食老”、“棄老”的習俗;而到了農耕時期,不再需要整天在野外奔波,不需要同猛獸搏斗,在保證農作物豐收過程中起決定作用的是“經驗”,正如《孟子》中所說的“不違農時,谷不可勝食也”,只要按時耕種收割,經過辛勤勞動后的成果能滿足生活所需。而“經驗”來自于長期的積累、世代相傳,在無文字或文字不普及的時代,一個群體中經驗最豐富的是老年人,因此逐漸出現了“尊老”的習俗。這是“孝”觀念產生的最根本原因。

  但在世界范圍內,以農耕文明為主體的民族眾多,為何唯獨中國的“孝”文化最為系統豐富?這主要是得益于中國長達兩千多年的宗法家族制度。由于農業是以土地為對象的,定居成為可能,在聚族而居的情況下,大約在周朝確立了中國的宗法家族制度。在西方封建時代,也曾形成以家族為中心的社會制度,如日耳曼人入侵羅馬,便把羅馬帝國擁有的廣大土地分封給扈從侍衛;查理曼做法蘭克王時,也大封功臣,形成了莊園式家族制度。但是,歐洲到18世紀末葉,隨著蒸汽機和紡織機的發明,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取代了封建制度,家族社會也隨之解體,而我國的封建社會自周朝開始一直延續到清末,形成了一套健全的宗法家族制度。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逐漸形成和完善了一套適宜于該制度的文化,即高達觀所說的宗法精神:“此種精神規定于制度,見之于詩書,深入人心,積成習慣。舉凡中國人民,自孩提以至老死,耳有所聞,目有所見,居家、行事,無一不受宗法精神之支配,其影響于一般人之日常生活,應可想見。此種宗法精神,為萬世不易之國是,順之者生,逆之者死,融合凝固,以鑄成中國家族社會之特性。所以中國家族社會之形式,雖時代更替不無變遷,獨宗法精神自周初以迄近代,獨一貫相傳!弊诜易逡阅行匝夑P系為中心,同居共財,形成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家族群體,有的十幾人,有的達數千人。為了維系家族內部的和諧關系和確保家族的發展,逐漸形成一套人人遵守的行為準則:孝—悌—貞—順!靶ⅰ敝竿磔厡﹂L輩的孝順、服從;“悌”指同輩之間的友愛、和睦相處;“貞”指妻子對丈夫的忠貞、守節;“順”指媳婦對公婆的順從。其中“孝”是最基本、最重要的準則。從某種意義上說,其它三個準則都是“孝”的準則在不同人員身份間的呈現:“悌”包括弟妹對哥姐的“恭”(恭敬,聽話)和后者對前者的“友”(友愛、愛護),“恭”也是一種“孝”的表現;“貞”的最終目的是防止妻子“紅杏出墻”,確保男性血緣的純正,這對一個宗法家族來說,是最大的“孝”。而“順”更是媳婦對公婆的“孝”,如《禮記·昏義》所言:“舅姑入室,婦以特豚饋,明婦順也……婦順者,順于舅姑,和于室人,而后當于夫,以成絲麻布帛之事,以審守委積蓋藏!笨追f達疏:“明婦順也者,言所以特豚饋者,顯明其為婦之孝順也!

  由于“孝”在宗法家族制度中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所以得到了上自統治者下至普通民眾的高度認同!缎⒔洝氛f:“昔者明王事父孝,故事天明;事母孝,故事地察;長幼順,故上下治。天地明察,神明彰矣。故雖天子,必有尊也,言有父也;必有先也,言有兄也。宗廟致敬,不忘親也;修身慎行,恐辱先也。宗廟致敬,鬼神著矣。孝悌之至,通于神明,光于四海,無所不通!对姟吩疲骸晕髯詵|,自南自北,無思不服!泵癖娬J同孝俗,利于人與人之間的和諧關系;統治者提倡孝道,利于統治。就連宗教也倡導孝道,中國土生土長的道教自不必說,道教早期經典《太平經》中就明確提出:“天下之事,孝為上第一!痹凇对企牌吆灐分,將孝順父母列為道教“十善”的第一善:“萬善之要者,道德孝慈功能也!倍凇笆洹敝,“第一戒者,不得違戾父母師長,反逆不孝”!秲裘髦倚⑷珪吩疲骸叭f物之中,惟人最貴,不忠不孝,不如豺狼螻蟻乎!薄侗阕觾绕氛f:“欲求仙者,要當以忠、孝、和、順、仁、信為本,若德行不修,而但務方術,皆不得長生也!辈恍⒕锤改刚卟粌H無法達到養生健身、延壽成仙的目的,還會受到懲罰。源自印度的佛教,主張出家修行,與“不孝有三,無后為大”的孝道相悖,為了適應中國的文化,在“中國化”的過程中不得不高舉“孝”的旗幟,認為孝道分為世間及出世間兩種:“世間之孝,一者承歡侍彩,而甘旨以養其親,二者登科入仕,而祿以榮其親,三者修德勵行,而成圣成賢,以顯其親,是則世間之所謂孝也。出世間之孝,則勸其親,齋戒奉道,一心念佛求愿往生,永別四生,長辭六道,蓮胎托質,親覲彌陀,得不退轉,人子報親,于是為大!币簿褪钦f,佛教徒雖然出家,不能侍奉父母,不能承繼香火,但他們要把父母度出三界,讓他們脫離苦海,這才是世上極致的孝,它比世俗的孝更加偉大。

  正是在這樣一種氛圍之中,“孝”的觀念深入到每個中國人的內心深處,制約著每個人的行為,遵守孝道成為了人們的自覺行為,孝也成了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組成部分。

  二、由“孝”生成的觀念體系

  “孝”的最初含義是子女對父母的尊奉、順從,但隨著其影響的深入,逐漸構成了一套從家庭內部擴張到社區、國家的觀念體系。大致可以分為四個層面:

  一是家族層面的觀念。如前所述,在宗法家族制度中,“孝—悌—貞—順”是四大準則,指向父子、兄弟、夫妻、婆媳四種關系,講究子孝、弟悌、妻貞、婦順。但這四種關系并不是單向度的,如果是絕對的單向度,勢必會引起另一方的不滿和反抗,和諧的關系就難以維系,所以中國古代在確立這四大準則的時候,采取的是有限度的雙向度,即在保證四大準則的前提下,確定了“子孝(婦順)———父(母)慈、弟悌———兄友、妻貞———夫義(忠誠)”的雙向維度。如《禮記·禮運》中所說:“何為人義?父慈、子孝、兄良、弟悌!蔽ㄓ腥绱,才能做到有限度的平等和維系家族內部的團結。

  二是社區(社會)層面的觀念。每個人都是社會網絡中的個體,家庭是每個個體活動的第一空間,在家庭生活中形成的觀念、行為必然會延伸到更大的社區空間。雖然在家庭中和在社區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性質不同(前者有血緣或親戚關系),但從社會結構看本質是相同的!案浮印标P系即“長—幼”(上下輩)關系,在家庭生活中形成的“父慈子孝”,延伸到社區就自然而然形成了“尊老愛幼”的觀念和行為。同樣,“兄友弟悌”強調平輩人之間的相互友愛、關心,延伸到社區體現為鄰居和睦、朋友有信的觀念和行為。

  三是國家層面的觀念!靶ⅰ痹臼且环N道德原則,是處理家族中長輩和兒女間關系的準則。隨著歷史的發展和社會的演變,“孝”被統治者利用來為治理國家服務,由道德范疇擴展到了政治范疇,即君仁臣忠、忠君愛國。正如《左傳》所說:“孝,禮之始也!薄靶ⅰ背蔀榱藝叶Y制的立足點!墩撜Z》記載:“有子曰:‘其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亂者,未之有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為仁之本與!’”即認為能夠孝順父母、尊重兄長的人,而冒犯上級長輩,這樣的人是很少見的。不會冒犯上級長輩的人,而喜歡造反的人更是沒有。君子專心致力于推廣仁孝這些根本,只要根本建立了,治國做人的原則也就有了。孝順父母、尊重兄長,這就是仁的根本。

  四是修身層面的觀念。中國古人的人生理想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缎⒔洝氛f“夫孝,始于事親、中于事君、終于立身!币布词掠H、忠君最終歸結到個人的修身養性、人格塑造,故《禮記》說:“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毙奚硎歉,而修身的根基在于“孝”,即人最基本的道德修養。假若一個人連自己的父母都不孝敬,他對其他人大概就很難有良善、仁慈之心。一個講德行的人,必然會孝敬父母!靶ⅰ笔且环N應盡的義務,也是衡量一個人良心、品德的重要標準!段牟劬﹦裥⑽摹氛J為,一個人如果沒有孝道的基礎,不論做怎樣的事業,都不會成就真正的功業;一個人如果沒有孝道為基礎,他所說的話所講的道理都不會有根基,也不會被人信服。一個人如果沒有了孝道,即使功蓋天下,終究其所謂的成就并非從性德中流出,所以必定會做虛偽之事,欺詐國家和人民,最終辜負違背人倫之根本而身敗名裂。一個人要有“寬容”之心,首先必須是從對家人的寬容開始;一個人要懂得感恩,所謂“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首先始于對父母的感恩。這些都離不開“孝”的根基。

  三、“孝”發揮作用的機制

  兩千多年來,中國從統治者到普通百姓,都以不同的方式、不同的目的構建著“孝”的道德網絡。

  統治者為了統治的需要倡導忠孝,動用國家機器從制度上、思想上強化“孝”的宣傳。以儒家的忠孝思想作為治國理政的方針,將《孝經》列入十三經之一,以此來規范人們“孝”的行為準則。強調孝是諸德之本,“人之行,莫大于孝”,國君可以用孝治理國家,臣民能夠用孝立身理家、保持爵祿;主張把“孝”貫串于人的一切行為之中,“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是孝之始;“立身行道,揚名于后世,以顯父母”,是孝之終。并按照人的生老病死等生命過程,提出“孝”的具體要求:“居則致其敬,養則致其樂,病則致其憂,喪則致其哀,祭則致其嚴!薄缎⒔洝愤根據不同人的等級差別規定了行“孝”的不同內容:天子之“孝”要求“愛敬盡于其事親,而德教加于百姓,刑于四!;諸侯之“孝”要求“在上不驕,高而不危,制節謹度,滿而不溢”;卿大夫之“孝”則一切按先王之道而行,“非法不言,非道不行,口無擇言,身無擇行”;士階層的“孝”是忠順事上,保祿位,守祭祀;庶人之“孝”應“用天之道,分地之利,謹身節用,以養父母”!缎⒔洝愤把屬于道德規范的“孝”與法律(刑律)聯系起來,認為“五刑之屬三千,而罪莫大于不孝”,從而懲戒“不孝”的行為。在漢代,漢武帝采納董仲舒的建議于元光元年(前134)下詔郡國每年察舉孝者、廉者各一人。不久,“舉孝廉”就成為了漢代察舉制中最為重要的歲舉科目,“名公巨卿多出之”,“孝”成為普通人進入仕途的一條捷徑,無疑起到了示范的作用。歷代統治者還通過對“孝子”的表彰,為孝子立傳、立牌坊來激勵“孝”的行為。

  在民間,人們通過各種口頭敘事(傳說、故事、歌謠、說書、宣卷、戲曲等)來歌頌“孝子”,鞭撻不孝的行為。例如民間故事《抬筐》講述:從前有一個不孝子叫張三,有一天讓兒子和他一起把體弱多病的老媽丟棄到荒郊野外。兒子說:“爹,抬筐不能扔,得拿回去留著!睆埲龁枺骸斑@個破筐沒用了,扔了吧!”兒子說:“咋沒用呢,等你老的時候好用它抬你呀!”張三滿臉羞愧,將老媽背回家里,再也不敢虐待了。這則故事雖然只有短短數語,但富含哲理,起到很好的教化作用。由元代郭居敬(一說是其弟郭守正,一說是郭居業)選取歷代二十四個著名孝子故事編錄而成的《二十四孝》(全名《全相二十四孝詩選》),經人配圖為《二十四孝圖》,變成通俗易懂的讀物,在民間影響巨大,幾乎家喻戶曉。民間普遍流傳“不孝子孫,天打雷劈”“雷打不孝子”的俗信,認為雷神掌管天地刑罰,不孝之人會遭雷神的懲罰。如《湖海新聞夷堅續志·雷擊不孝》就是一則雷神懲罰不孝之子的故事:

  溫之吳公口有二惡少,謀欲生事,尚各有母,欲假手于同謀者互殺其母,而后舉事。其主謀者陳五四者,正在練店內烹飪,尚未得食,立于灶后。有牧童王正,忽見有丈身之人攜錦皮薄書入門,恍惚間,先攜小童出門外,霹靂一聲,五四頭巾穿破,頭頂上一竅穿透,靠壁而死。故事中兩個惡少在謀事前策劃殺害自己的母親,結果被雷擊而死,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所有這些都從不同的層面強化了“孝”的觀念,并在價值觀上賦予“孝”至高無上的道德制高點。而這種觀念又落實到具體的日常生活實踐之中,從而起到和諧人際關系以及穩定家族、國家的作用,具體呈現為兩個具有超穩定結構的“三角形”形態。

  在家族內部關系中,以孝、慈為準則構成縱向的父子關系,以悌為準則構成橫向的兄弟姐妹關系,形成一個超穩定的三角形結構。同樣,在國家的層面,以君仁臣(民)忠為準則構成君———臣(民)之間的三角形超穩定社會結構:

  中華民族雖然歷經磨難、遭受過無數次外敵入侵、經歷過多次朝代更替,但中華文化沒有中斷,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因為這兩個超穩定結構的存在。

  四、“孝”在今天的價值

  產生于農耕文明的傳統宗法家族文化有許多已不適應當今社會,需要揚棄,如族長家長的權威意志,對女性權利的漠視與剝奪,共同體利益絕對凌駕于個人利益之上等;“貞節”、“婦順”準則的單向度要求,當然也應該揚棄。但宗法家族文化遺產中有許多是值得借鑒甚至發揚的,其中的孝文化尤其如此。

  自“五四”以來的反傳統思潮,將傳統文化一律視為封建迷信加以掃除,數千年來建構的中國傳統道德體系瓦解,西方的道德體系和價值觀又不完全適合中國社會,導致中國社會道德觀念、價值觀念的混亂;尤其是這些年來,隨著社會的急劇轉型,人們信仰缺失,物質至上,道德水準下降,成為了一個迫切需要解決的社會問題。例如,在家庭成員內部關系方面,較為普遍存在“慈有余而孝不足”的情況,晚輩對長輩不尊敬,對老人不履行贍養義務,兄弟間為了一點小利益而反目成仇等;在社會關系方面,人與人之間情感冷漠,缺乏互助友愛、包容的精神,缺乏基本的誠信等等。而中國傳統的孝道,強調長幼有序、上下有別,朋友有信,人人各司其職,每人都承擔起各自的責任,以修身養性為最高追求。所有這些,對于糾正不良的社會風氣、提升社會整體道德水準,無疑具有積極的意義。黨中央提出用中國數千年來形成的、民眾樂于接受的傳統形式進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建設,是符合中國實際情況的有益舉措。

扑克牌21点游戏怎么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