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信息動態 > 學術前沿

緯書夏禹神話的文本生成與文化意蘊

來源:《民族文學研究》2017年第6期       發布時間:2019/6/25 15:25:27

  呂思勉曾云:“我國神話,存于讖緯中者最多!本晻鳛榧婢呓洉螒B與數術法則、史家手筆與神學精神的文本群,其所載神話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中國古代神話資料零散、文獻匱乏的缺憾。緯書神話,既通過對先秦神話文本的承襲,實現了對先秦神話敘事、神話意象的接續,又通過改易和造作,完成了時代精神的書寫、神話內涵的豐富。以夏禹神話為例進行緯書神話的文本生成研究,不但可以明晰緯書神話的文本來源和改造方式,還可以結合特定時代的政治思想、文化觀念,揭示出文本背后隱含的文化意蘊。

  一緯書夏禹神話的體系溯源

  緯書中的夏禹神話自成體系,而構成這一體系的原始資料和意象觀念大多承自先秦:姜嫄履武與簡狄游臺的情節是夏禹感生的模板;圣人奇貌的理念與人獸合體的想象是夏禹異表的根源;上承天命的敘事是禹秉祥瑞的基點。緯書中的夏禹神話根植先秦,淵源有自。

  (一)夏禹感生

  先秦文獻記載的感生神話非常少,《詩經·大雅·生民》中的姜嫄“履帝武敏”而生后稷,是唯一可以確定的西周時期感生神話。幸運的是上海博物館藏戰國竹簡《子羔》篇記述了三代始祖感生神話。它不但豐富了后稷感孕而誕的神話情節,而且通過記述“契之母,有娀氏之女也,游于央臺之上,有燕銜卵而措諸其前,取而吞之,懷三年而畫于膺”,充實了《商頌·玄鳥》中的簡略敘述,進一步確定了契誕生神話的感生性質,更為重要的是,描述了傳世先秦文獻中未曾出現過的禹的誕生。從《子羔》篇三代始祖感生神話的情節看,源起越悠久的神話情節越豐富,產生時間越往后的情節越簡略且仿作色彩越鮮明:后稷誕生大體情節與《詩經》所載相同,增加了姜嫄祈禱祝愿之語;契誕生則在“天命玄鳥,降而生商”的基礎上,遵循“游地”“感應”“誕子”的模式完善了情節;禹誕生則凝練仿照了前兩者,又將“游地”與“感應”合二為一,形成了獨屬于大禹的感生神話。而禹感生神話的這種繼承性和生發性在緯書中表現得更為突出。

  緯書中禹感生神話的繼承性主要體現在對以往感生神話結構模式的整合和承續。姜嫄履武是文獻所載最早的感生神話,其結構模式對后來的感生神話具有一定的規范性,禹之感生也不例外:先接觸某物(見、夢、吞)而意有所感,之后神奇孕育,最后誕下始祖圣王。特別是接觸感生物的方式,亦不大異于姜嫄、簡狄。緯書中禹感生神話的生發性則表現在情節要素的細化,具體說來就是感生物的豐富和具體化。在緯書之前的先秦文獻中,只提到過禹的出生方式,而沒有感生物的記載,而緯書中對于禹出生的記載,卻都與感生物有關:

  《尚書帝命驗》:“禹,白帝精,以星感修紀,山行見流星,意感栗然,生姒戎文禹!

  《河圖著明》:“修紀見流星,意感,生帝文命,我禹興!

  《孝經鉤命訣》:“命星貫昴,修紀夢接,生禹!

  《禮緯》:“禹母修己,吞薏苡而生禹,因姓姒氏!

  《尚書刑德放》:“禹姓姒,祖昌意,以薏苡生!

  《遁甲開山圖》:“女狄暮汲水,得石子如珠,愛而吞之,有娠,十四月生子。及長,能知泉源,代父鯀理洪水。堯帝知其功如古大禹知水源,乃賜號禹!

  《禮含文嘉》:夏姓姒氏,祖以薏苡生!

  禹的母親修紀(女狄)在孕禹時有三種感生物,一是流星,一是薏苡,一是石子。流星與黃帝、堯的感生物雷電類似,《潛夫論·五德志》亦言:“后嗣修紀,見流星,意感生白帝文命戎禹!笨赡鼙居诰晻。薏苡,則與商的先祖契相似,契的母親簡狄正是因吞玄鳥蛋而懷孕,薏苡與玄鳥蛋皆是圓形物。至于石子,則可能跟夏族的石崇拜有關系!痘茨献·修務》中有“禹生于石”的記載,劉安生活于漢初,很可能在漢之前就有這樣的傳說。高誘注曰:“禹母修己感石而生禹,坼胸而出!备哒T的注很明顯是受了漢代讖緯感生說的影響。

  緯書中的大禹感生神話并非憑空造作,它是以往感生神話結構模式的整合繼承,如果從文化人類學的角度進行解釋,它又反映了人類早期母系氏族社會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婚姻形態。同時大禹感生神話也體現了新情節要素的豐富,展現了在五德終始說的時代觀念影響下,漢代人的比附造作。

  (二)夏禹異表

  戰國時期諸子文獻中,有兩類關于禹的外貌描寫,一類意在通過外貌描寫表現大禹治水的勞苦,是對辛勞為民精神的贊揚,體現的是諸子的理性精神;還有一類則是強調“圣人異表”,通過形象的神異性表現圣人的神性。緯書繼承了先秦時期的圣人異表之說,并進一步加工,使該類傳說在緯書體系中形成了獨特的系統:即圣王皆具有特殊的容貌,而且傳說時代越早的圣王,其容貌與人的差異性越大。比如關于三皇的異貌,伏羲“龍身牛首、渠肩達掖、山準日角……龍唇龜齒,長九尺有一寸”(《春秋合誠圖》)。神農“長八尺有七寸,弘身而牛頭,龍顏而大唇”(《孝經援神契》)。二者基本上是半人半獸的形象,而且獸的成分更多。到了五帝,他們的形象也是半人半獸,但人的成分就加重了,比如黃帝“身逾九尺,附函、挺朵、修髯、花瘤、河目、龍顙、日角、龍顏”(《孝經援神契》),顓頊“渠頭并斡,通眉帶干”(《河圖握矩紀》),帝嚳“駢齒方頤,龐額珠庭,仳齒帶干”(《河圖握矩紀》),帝堯“豐上兌下,龍顏日角,八采三角,鳥庭荷勝”(《洛書靈準聽》),雖然五帝有些地方有獸的特征,但總體上已經是人的形象。舜、禹以下基本都是人的樣子了,只不過個別部位比普通人長得奇特罷了,如緯書中禹的形象是這樣的:

  《論語摘輔象》:“禹虎鼻山準!

  《尚書帝命驗》:“有人大口,兩耳參漏,足文履已,首戴鉤鈐,胸懷玉斗,分別九州,隨山濬川,任土作貢!

  《尚書中候考河命》:“(禹)虎鼻彪口,兩耳參鏤,首戴鉤鈐,胸懷玉斗,文履已,故名文命。長九尺九寸!

  為了突出他的神性,個別文本中仍將禹容貌的某部分寫成了獸的特征。緯書中半人半獸形象“可以認為是可能曾經存在過的中國原始神話諸神的遺留,其中有些神話人物在春秋戰國時期的歷史化運動中被純粹為人化———歷史傳說中的歷史人物了,因而被賦予了人形!钡珡母顚拥奈幕尘皝砜,這種人獸合體實際上是先秦時期人和動物生命一體化觀念的直接反映。天人合一觀念在先秦就已產生!渡胶=洝分杏涊d了大量的人獸合體的神異動物。漢代畫像石則直觀再現了這種半人半獸形象。緯書中的圣王異貌是有著深厚的文化淵源的。

  (三)天命禹治水

  治理洪水,是大禹神話體系中最為重要的一部分,與先秦禹平水土傳說相比,緯書中的禹治水傳說具有更強烈的天命色彩。大禹治水受命何人?豳公盨銘文首句即說“天命禹敷土”,反映了西周時期的禹治水傳說具有極強的天命思想,而緯書更將大禹治水的天命成分極力渲染!渡袝泻颉费:

  堯使禹治水,禹辭,天地重功,帝欽擇人。帝曰:出爾命圖乃天。禹臨河觀,有白面長人魚身,出曰:吾河精也。表曰:文命治滛水,臣河圖去入淵。

  伯禹在庶,四岳師,舉薦之帝堯。握括命不試,爵授司空。伯禹稽首,讓于益、歸。帝曰:何斯若真,出爾命圖,示乃天。注曰:“禹握括地象,天已命之,故不復試以眾官!矸阶岆[之,故言:出汝所天命也!颂焓谷曛嗡,非我也!

  在禹受命治水的敘事中,有一個情節值得注意,那就是禹被授予河圖、洛書!逗訄D》云:“天與禹洛出書,謂神龜負文,列背而出!薄渡袝泻颉芬嗾f“禹觀于蜀河,而授綠字!庇碇嗡c“河圖”“洛書”發生聯系當源自《尚書·洪范》講“鯀陻洪水”,天“錫禹洪范九疇”。到了讖緯文獻里,有的是繼續使用“洪范九疇”這個詞,如《尚書中候考河命》:“乃受舜禪,即天子之位。天乃悉禹洪范九疇,洛出龜書五十六字,此謂洛出書者也!庇械膭t變成了“河圖洛書”。河圖洛書在緯書中經常出現,那么“河圖”“洛書”這兩個關鍵詞是怎么來的呢?有學者指出:“讖緯‘河圖’、‘洛書’是在‘河出圖,洛出書,圣人則之’(《易傳·系辭上》)傳說的基礎上,運用秦漢通行的知識信仰,構筑了天地相通的神話境界!奔热蝗绱,“河圖洛書”出現在禹治水的故事中就不足為奇了。而且“河圖”的內容正符合禹治水的需要,據讖緯作者云:“河圖”,“圖載江河山川州界之分野”(《春秋命歷序》),“中有七十二帝地形之制”(《春秋運斗樞》)。

  以上所論緯書中夏禹的感生、異貌、治水等神話,其故事的內核基本都源于先秦。當然緯書中的夏禹神話并不是都源自先秦,也有時代新生的產物,如《河圖括地象》載:“八年水厄解,歲乃大旱,民無食,禹大哀之。行曠山中,見物如豕人立,呼禹曰:‘爾禹,來,歲大旱,西山土中食,可以止民之饑也!須w以問于太乙曰:‘是何應與?’太乙曰:‘腥腥也。人面豕身,知人名也!砟舜蟀l民眾,以食于西山!毖杂斫獬蚝笥钟龊禐,禹正哀憐,有人面豕身之腥腥告知“西山土中食,可以止民之饑”。文獻中多載禹時大水,而無旱災的傳說,此條記載可謂獨一無二。再如《遁甲開山圖》:“禹游于東海,得玉,碧色。長一尺二寸,光如日月,自照達幽冥!币酁橄惹氐浼匆。

  二緯書夏禹神話的文本改造

  從文本層面看,一方面緯書中的夏禹神話多與先秦文獻有承接關系,另一方面,緯書作者也對其進行了很大程度的加工改造。其改造的方式主要有以下幾種:

  (一)抄錄,即直接將以前的文本抄襲謄錄過來。

  如《禮緯》中有一段描述圣王異貌的文句:

  禹耳三漏,是謂大通,興利除害,決河疏江。皋陶鳥喙,是為至誠,決獄明白,察于人情。湯臂三肘,是為柳翼,攘去不義,萬民蕃息。文王四乳,是謂至仁,天下所歸,百姓所親。武王望羊,是謂攝揚,盱目陳兵,天下富昌。周公背僂,是謂強俊,成就周道,輔于幼主?鬃臃从,是謂尼甫。立德澤所,與藏元通流。

  《淮南子·修務》也有類似的記載:“堯眉八彩,九竅通洞,而公正無私,一言而萬民齊;舜二瞳子,是謂重明,作事成法,出言成章;禹耳參漏,是謂大通,興利除害,疏河決江;文王四乳,是謂大仁,天下所歸,百姓所親;皋陶鳥喙,是謂至信,決獄明白,察于人情;禹生于石;契生于卵;史皇產而能書;羿左臂修而善射!薄抖Y緯》是否一定抄襲《淮南子》我們不敢妄斷,但《淮南子》中的這段話很可能是有較早的文本來源的,因為我們知道,《淮南子》成書于漢初,而且在編纂時大量引用先秦典籍。從文本流傳角度來考察,緯書中有關圣王異貌的文本有可能直接源于先秦時期的文獻,也就是說《禮緯》和《淮南子》可能來源于同一個更早的文本材料。

  (二)虛構,指在原有故事基礎上,進行情節虛構。

  如舜禹禪讓傳說的豐富化。先秦文獻中講到堯舜禹禪讓的較早的是《尚書·堯典》和《論語·堯曰篇》,《堯典》主要敘述堯禪位于舜,沒有涉及舜禪位禹之事!墩撜Z·堯曰篇》:“堯曰:‘咨!爾舜!天之歷數在爾躬,允執其中。四海困窮,天祿永終!匆嘁悦!睂蛩从淼亩U讓連在了一起。但舜是如何禪位給禹的,沒有詳細的敘述,只有簡單的一句“舜亦以命禹”。上博簡《容成氏》云:“舜乃老,視不明,聽不聰。舜有子七人,不以其子為后,見禹之賢也,而欲以為后。禹乃五讓以天下之賢者,不得已,然后敢受之!苯淮草^為簡略。但在緯書里的記載就詳細得多,《尚書中候考河命》云:

  (舜)在位十有四年,奏錘石笙管,未罷而天大雷雨疾風,發屋伐木,桴鼓播地,錘罄亂行,舞人頓伏,樂正狂走。舜乃權搏衡而笑曰:“明哉,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亦乃見于錘石笙管乎?”乃薦禹于天,行天子事。于時和氣普江,慶云興焉。若煙非煙,若云非云,郁郁紛紛,蕭條輪囷。百工相和而歌慶云,帝乃倡之曰:“慶云爛兮糾縵縵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群臣咸進稽首曰:“明明上天,爛然星陳,日月光華,弘予一人!薄谑前孙L修通,慶云叢聚。蟠龍奮迅于厥藏,蛟龍踴躍于厥淵,龜鱉咸出厥穴,遷虞而事夏。舜乃設壇于河,如堯所行,至于下稷。容光休至,黃龍負圖,長三十二尺,置于壇畔,赤文綠錯,其文曰:“禪于夏后,天下康昌”。

  緯書大大豐富了舜禪位于禹的傳說,其情節如此完整簡直就像一篇文言小說。再比如禹用不死之草治療穿胸氏的神話。在《山海經》和《淮南子》中的敘述都非常簡略。緯書則以禹誅防風神話為敘事主體講述了穿胸國的來源,《河圖括地象》云:“禹誅防風氏,夏后德盛,二龍降之。禹使范氏御之以行,經南方,防風神見禹,怒射之,有迅雷,二龍升去。神懼,以刃自貫其心而死。禹哀之,瘞以不死草,皆生,是名穿胸國!蔽簳x時期在緯書的基礎上,穿胸民的神話逐漸演繹成章。

  (三)糅合,即將零散的神話意象糅雜混合在一起。

  如“九尾狐”這一神話意象早已出現在《山海經》中,緯書則出現了禹見九尾白狐的故事,《尚書中候考河命》:“(禹)長九尺九寸,夢自洗河,以手取水飲之,乃見白狐九尾!薄秴窃酱呵铩酚涊d的更為詳細,很顯然是受了緯書的影響,或者緯書當中也有類似的記述,只是沒有流傳下來!秴窃酱呵·越王無余外傳》云:“禹三十未娶,行到涂山,恐時之暮,失其制度,乃辭云:‘吾娶也,必有應矣!擞芯盼舶缀,造于禹。禹曰:‘白者,吾之服也,其九尾者,王之證也!可街柙:‘綏綏白狐,九尾厖厖;我家嘉夷,來賓為王;成家成室,我造彼昌;天人之際,于茲則行!饕釉!禹因娶涂山,謂之女嬌!

  從《山海經》單一的“九尾狐”意象,到《尚書中候考河命》將禹與九尾狐嫁接,再到《吳越春秋》將九尾狐穿插在禹娶涂山女這一傳說故事中,充分展現了緯書作者“糅合”神話意象和傳說故事的敘事能力。又如《禮含文嘉》敘述禹受賞“天賜妾”時,云“禹卑宮室,盡力溝洫,百谷用成。神龍至,靈龜服,玉女敬養,天賜妾”,我們知道《論語·泰伯篇》中亦有一段孔子贊美禹的話。其云:“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禹,吾無間然矣!焙茱@然,緯書是將《論語》中的文本巧妙地借用了過來,同時又將神龍、靈龜、玉女等各種神話意象混合在一起,從而形成新的神話敘事。

  (四)改編,為了達到某種敘事目的,緯書作者甚至直接對原有文本進行改動。

  如《山海經·五藏山經》有這樣一段話:“禹曰:‘……天地之東西二萬八千里,南北二萬六千里;出水之山者八千里,受水者八千里!边@是以禹的口吻述說天下的長度和寬度!秴问洗呵·有始覽》亦載:“凡四海之內:東西二萬八千里,南北二萬六千里;水道八千里,受水者亦八千里!倍晻逗訄D括地象》則云:“夏禹所治四海內地,東西二萬八千里,南北二萬六千里,有君長之。州有九阻,中土之文德,及而不治!本晻髡邽榱送怀鲇淼呢S功偉績,將“禹曰”直接改成了“夏禹所治”,四海內地都成了夏禹所治的疆域。

  上述四種文本改造方式,只是夏禹神話敘事中的常見手段,緯書其他神話對先秦文本敘事的改造方式恐怕還要多。而且每種方式并不是單純地存在于某一種神話敘事中,有些文本是兼有兩種或兩種以上的改造方式。緯書作者對文本的改造并不是隨心所欲、漫無目的,他們是為了達到建構理想化的文本敘事,而不惜割裂固有文本,篩選符合其政治目的的合理信息。另外,更重要的是,緯書作者除了技術層面的文本改造之外,還在神話敘事中融入漢代的思想觀念與文化意蘊。

  三緯書夏禹神話的漢代烙印

  夏禹神話經過緯書作者對先秦夏禹神話體系的繼承及文本改造后,又在敘事上滲透了當時的各種社會政治文化因素,打上了深深的漢代烙印。

  (一)漢代感生神話的政治文化背景

  在先秦時期的文獻中,除了新出土文獻上博簡《子羔》篇外夏禹是沒有感生傳說的,但到了漢代緯書,夏禹的感生故事卻多了起來。其實在緯書中不只是夏禹,很多圣王、圣人、人王皆有著不同凡人的出生方式———感生,即無性生殖,這樣的出生方式實際上是緯書作者的造作,有著深厚的政治文化背景。緯書中的感生神話有很強的系統性,這一系統多受劉向劉歆父子創立的五行相生的五德終始說支配。各帝王感生的基本情況按照五德系統依次為:太皞伏羲氏(木)、炎帝神農氏(火)、黃帝軒轅氏(土)、少皞金天氏(金)、顓頊高陽氏(水)、帝嚳高辛氏(木)、帝堯陶唐氏(火)、帝舜有虞氏(土)、伯禹夏后氏(金)、商(水)、周(木)、漢(火),相關信息可列表如下:

  

  從上表中我們可以得出兩點啟示:一是處于每一德的帝王感生物基本相同,如處于木德的伏羲、后稷是感大人跡,火德的神農、堯、劉邦皆感赤龍,金德的少昊、禹感星。二是處于每一德帝王的感生情節非常相似,如同為水德的顓頊和商湯。

  緯書感生神話的這種系統性的構建,其根本目的并非為了實現傳說體系的形式嚴整,而是想通過神話傳說的邏輯順序、性質要素與五德終始說的配合,實現對獲得現實政權之合理性和必然性的解說。緯書中感生神話敘事的最終意義,就是要賦予帝王君權神授的權威性和神秘性。如,緯書云劉邦為其母感赤龍而孕,《詩緯含神霧》說:“赤龍感女媼,劉季興!薄妒酚洝芬灿蓄愃朴涊d,日本學者安居香山說:“這是劉邦為赤德之王的明證,由此確定,西漢王朝在五德終始說中列為火德=赤德王朝”。為了突出赤德之盛,緯書對同為火德的炎帝神農和帝堯之感生皆進行了詳細的描寫,而且炎帝和帝堯與劉邦一樣都是感赤龍而生。更有意思的是,《春秋合誠圖》在敘寫帝堯感生時,對堯母慶都亦著墨甚多,說慶都乃“大帝之女,生于斗維之野,常在三河之南,天大雷電,有血流潤,大石之中生慶都”,將慶都亦說成是感生而生,有學者指出,“這或許是因為在相生系統中,漢為堯后,所以對慶都亦神圣其說了!蓖瑯,緯書突出渲染圣王的奇表異貌也是有鮮明的政治目的,只要看一看緯書中劉邦的容貌就明白了。在“五德”中,漢屬火德,上文已言劉邦與同處火德的神農、堯皆感赤龍而生,所以他們的容貌都有“龍顏”的特征,神農是“龍顏而大唇”(《孝經援神契》),帝堯則“龍顏日角”(《洛書靈準聽》)。劉邦很自然地承襲了神農、帝堯的龍顏形象!逗訄D》云:“帝劉季口角戴勝,斗胸,龜背,龍股,長七尺八寸!薄逗险\圖》云:“赤帝體為朱鳥,其表龍顏,多黑子!本瓦B司馬遷也說“高祖為人,隆準而龍顏,美須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梢韵胍娺@種為劉姓統治造勢的運動是相當早的。

  (二)緯書中的受命觀念

  緯書中有許多受命傳說,大禹受天命平復水土就是最有代表性的例子之一。而受命傳說的深層意義就是要實現天命觀念的具象化,將天與人聯系起來,渲染作為“天子”的帝王是如何的神圣。顧頡剛即說:“感生說的目的只在說明帝王是天神的化身……帝王之生既為天神的化身,帝王之成功也應當出于天的意志,所以就有了‘受命’之說!本晻械氖苊,是指“每位圣人為王,事先都有天帝使黃河神馬(或龍馬、神魚、鳳凰、神雀等)授予河圖,或洛水神龜負出洛書,以作天命神權的依據!本唧w說來,其受命的方式有:一是沿襲相生的五德轉移說而定出各色的符應。如黃帝的黃云;堯的赤龍、赤玉;舜的黃云、黃龍;湯的黑鳥、黑玉;周的青云、青龍。二是沿襲三統說(或相勝的五德轉移說)而定出各色的符應。如禹的玄珪、玄龍;湯的白虎、白狼、白云;周的赤雀、赤龍、丹書。三是他們新發明的河、洛的圖書,定為受命的必要條件。所以上文所言禹治水傳說中出現的河圖洛書還有一層意義,就是預示著禹將來要成為天子。

  受命說的起源非常早,《詩經》《尚書》中有很多這樣的話,如“古帝命武湯”“文王受命”“帝命”“昊天有成命”等類似的語詞非常多。但需要指出的是,西周的這種“天受命”,是西周“神道設教”下的天命觀,與緯書中“受命”說是有差異的。漢代緯書中的受命“其要義是論證漢之合法正統地位。其他內容都是圍繞這個中心思想而展開!

  (三)禹受賞神話與黃老神仙思想

  禹治水成功后,上天為了褒獎禹的功勞,賞賜東西給禹。其賞賜物緯書中出現三種,一是玄珪,《尚書中候》:“禹治水,天錫玄珪,告厥成功也!薄靶暋币皇,《尚書》《史記》皆已言之。二是寶文大字,《河圖挺佐輔》:“禹既治水功大,天帝以寶文大字錫禹,佩渡北海弱水之難!比怯衽(神女),《樂緯》:“禹治水畢,天賜神女圣姑!薄抖Y含文嘉》:“禹卑宮室,盡力溝洫,百谷用成。神龍至,靈龜服,玉女敬養,天賜妾!庇衷:“禹卑宮室,盡力溝洫,百谷用成,玉女敬降養!币杂衽掠黹L壽,“很顯然是神仙家房中術的隱語,應是受到了道教的影響!本晻裨捴信c神女有關的人物,除了禹還有黃帝,《龍魚河圖》載黃帝戰蚩尤,“黃帝以仁義不能禁止蚩尤,乃仰天而嘆。天遣玄女下,授黃帝兵信神符。制伏蚩尤,以制八方!币虼,玉女神話很可能是受了黃老神仙思想的影響。

  (四)禹遇九尾白狐的象征意義

  緯書文獻中記載的禹遇九尾白狐傳說前文已述及,那么,這一傳說在漢代有何象征意義,其來源何在呢?

  《逸周書·王會篇》記周公時四夷入貢之物有“青丘狐九尾”,既然是朝貢之物,肯定有其特殊的地方!渡胶=洝分幸灿腥翁岬健熬盼埠,其中《南山經》比較詳細,其云“又東三百里曰青邱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青頀。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嬰兒,能食人,食者不蠱!边@里所說的“食者不蠱”正是九尾狐的特殊功效,“食者不蠱”,郭璞注云“啖其肉令人不逢妖邪之氣”,意即吃九尾狐之肉可能有辟邪的作用。這是我們看到的早期文獻對九尾狐的記載。除此之外,漢代畫像石和畫像磚中也有大量的九尾狐形象。那么緯書中“九尾狐”形象與《山海經》、漢畫藝術是否有著相同的象征意義呢?《春秋運斗樞》曰:“機星得則狐九尾!薄缎⒔浽衿酢吩:“德至鳥獸,則狐九尾!薄栋谆⑼·封禪》:“德至鳥獸則鳳皇翔,鸞鳥舞,麒麟臻,白虎到,狐九尾,白雉降,白鹿見,白鳥下!庇纱丝芍,緯書中的九尾狐更像是一種祥瑞,且與帝王之德緊密相連,帝王在位期間政治清明則九尾狐出現。比如,據《東觀漢記》記載,章帝元和二年(861),“鳳皇三十九、麒麟五十一、白虎二十九、黃龍四、青龍、黃告鵠、鸞鳥、神馬、神雀、九尾狐、三足烏、赤烏、白兔、白鹿、白燕、白鵲、甘露、嘉瓜、秬秠、明珠、芝英、華平、朱草、木連理實,日月不絕,載于史官,不可勝紀!本盼埠团c眾多祥瑞一同出現,成為章帝國昌民盛的標志和象征,因為在漢人的眼中,“符瑞并臻,皆應德而至”。

  因此,緯書中“禹見白狐九尾”,最主要的還是彰顯禹作為帝王的“德”。與早期文獻及漢畫像磚上的九尾狐形象意義有所不同。這里需要注意的是,為什么禹所見的九尾狐是白色的呢?這是因為緯書中有五色之帝,《春秋文耀鉤》稱太微宮有五帝座星:蒼帝、赤帝、白帝、黑帝、黃帝,五帝分別在春、夏、秋、冬、季夏受制。而禹為白帝之子,其色尚白,故云白狐!秴窃酱呵铩分袑⒂砣⒂H與九尾白狐聯系在一起,又該如何解釋呢?李炳海說:“在這個傳說中,九尾狐是男性配偶的形象,又是大禹本人的化身,大禹娶親故事是受狐圖騰影響而形成的!焙鳛槟行耘渑夹蜗笤凇对娊洝分幸呀洺霈F,但大禹娶親跟狐圖騰應該沒有太大關系,大禹娶涂山氏之女,之所以會出現九尾狐,主要是凸顯禹之德。另外,則可能有預示帝王子孫繁昌的意義,因為“九尾”還象征著子孫繁衍昌盛,《白虎通·封禪》:“狐九尾何?狐死首丘,不忘本也,明安不忘危也。必九尾者何?九妃得其所,子孫繁息也。于尾者何?明后當盛也!彼撜谴艘。

  結語

  從文本層面上分析,緯書夏禹神話體系多源于先秦神話文本,緯書作者為了達到其敘事目的,通過抄錄、虛構、糅合、改編等方式對其文本有意識地進行了改造。透過文本表面的描述,結合特定時代的文化觀念,我們發現神話文本的背后有著深層的文化意蘊,隱藏著大量文化信息和思想觀念。如夏禹感生神話反映了人類早期母系氏族社會只知其母不知其父的婚姻形態,發展為受五德終始說影響的政治文化思想的一次神話演示;根源于西周天命觀思想的禹受天命神話,在緯書中則用于論證漢代政權的合法性和神圣性;黃老神仙思想影響了緯書大禹神話的情節構成;九尾白狐從辟邪靈獸發展為禹之帝王德行的象征……這些文化意蘊源于先秦又發酵于漢代,最終形成了風格獨特、意蘊深厚的緯書夏禹神話體系。

扑克牌21点游戏怎么代理